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T]桔梗花

2008年05月22日 09:00

宣傳一個,友人開的LT壇
有愛的快加入(指)!



.洛克昂X提耶利亞
.早陣子趕essay期間想到的其中一篇,已經忘了為什麼挑花來當主題←本來就跟花不熟的人(嘆)
.題目很求其囧
.時間設定武力介入之前
.其實這兩個人並非什麼識花之人(炸)




傳說,桔梗花開之時代表幸福再度降臨……







某天地面的任務完了,洛克昂帶了一樣任務無關的「雜物」回來──正確來說是一束淡紫色的花,其中有幾朵仍含苞待放,脹鼓鼓的像一個個氣球。艦上的人都圍過來,好像靠近它就能感受到艦以外的生命氣息。直至提耶利亞經過,把各人都趕回工作崗位,大家才悻悻然離開。

「你這算甚麼?」看著洛克昂小心翼翼把花插在矮身玻璃瓶,悠地澆水,提耶利亞略帶不滿。

「這不就是花嘛。」洛克昂問非所答。

「所以說,你把花帶回來幹什麼?」VEDA沒有記載花束跟作戰計劃有何關係。

「為什麼嘛…只不過路過見到,順便買回來而已。你不覺得這些花很漂亮嗎?」洛克昂還是老神在在,這當然使得提耶利亞生氣。

「現在正是實行計劃的重要時期,你卻竟然有情去買花!洛克昂.史特拉托斯!」

「實行計劃是重要,但也要關注執行人員的情緒喔。」洛克昂對著深紅的瞳說:「人不可以長時間處於繃緊狀態的,看著漂亮的花人會變得更有精神,然後才能更集中精神進行VEDA的計劃吧。你看剛才大家都提起精神來,不是嗎?」

「是…這樣的嗎……」對於人的情緒什麼的提耶利亞不能理解,但依所見洛克昂的話亦不無道理,只要是有助VEDA的計劃他也不反對。



「是了,提耶利亞,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

提耶利亞沉默。VEDA的資料並不完全,計劃以外的東西他都不清楚,而且他從來覺得沒必要知道。然而當洛克昂這樣問的時候,他卻覺得非要知道不可。

看著提耶利亞盯著花兒卻默不作聲的模樣,洛克昂不知為什麼覺得很有趣,「噗」一下笑出來,提耶利亞聽起來好像在笑他一樣。

才想開口說話時,卻被對方堵截了:「這是桔梗花喔。花店的老闆娘跟我說了個桔梗跟幸福的傳說,所以我便把它買下來了。」

「傳說?沒想到你竟然也相信這些沒根據的東西。」

提耶利亞認真的性格有時也讓人很沒趣,不過洛克昂並不介意,反而很佩服能無時無刻理性地分析事情的真確性,並把多餘的東西都排除思考範圍以外。加入「天人」組織前的日子,洛克昂見識過太多人性的暗,太有人性最後反而最沒人性。這個時候,他頗喜歡這個純粹的存在。

「不過,有時候,相信虛構的東西也無可不可吧,人總要有希望才能生存,相信傳說或許有一天變成真實……」如同我們相信計劃有一天會成功改變世界一樣。

「不需要。」VEDA的指令就是一切,他只要做到VEDA要求就行了,他不像人類,對世界存有太多幻想。

「沒事的話,回去待機好了。」因為提耶利亞的性格,他們的對話偶有沉默,提耶利亞也沒興趣處於這種空氣凝固的狀況。

提耶利亞正要轉身離開之際,洛克昂一把捉著他的手臂。

「等一下,提耶利亞。」


「這瓶花放在你房間好嗎?」洛克昂一貫微笑說。

「剛才不是說用來穩定艦員的情緒的嗎?我又不需要這種東西,放在我房間有何意義?」提耶利亞沒有把問題宣之於口,冰冷的臉仍忍不住皺一下眉。

洛克昂接著解釋:「花這種脆弱的東西,始終還是有個人照顧好吧?放在公眾地方很容易就會被忙碌的大家忘掉。提耶利亞你最有責任感,所以就拜託你了。」這種看似有理實質胡扯的藉口,洛克昂也沒有十足把握能說服眼前這位對所有事情都能立下明確判斷的人,可是先前想到的各種漂亮的解釋,在這雙認真嚴肅的酒紅色的眼瞳前都變得毫無說服力。

一鼓作氣說出來以後,說得興高彩烈也好掩飾藉口也好,最後他還把雙手重重地搭在眼前的人的肩上。

提耶利亞絕少跟人觸碰,被隨便接觸的感覺好像VEDA會被人入侵一樣不好受,可是這時他卻沒有甩開洛克昂,而且更覺得肩膀上的重量……讓他沒有拒絕的餘地似的。







任務結束順道到大街逛一圈,偶而經過一間花店。店裡的花兒都濃妝艷抹地互相鬥麗,桃紅金黃鮮橘,雖然很漂亮,卻濃得叫人窒息,只有桔梗寧靜的站在一旁,五片花瓣嚴謹對稱地盛開著,具透明感的淡紫脫俗出塵。洛克昂對花並不特別喜愛,卻被桔梗深深吸引著視線。

他想起他的一名同伴──擁有一頭沒有刻意打理卻整齊得很的紫色髮絲。而那種顏色,要明確點說的話是絕對的紫色。並沒有偏向紅或是藍的一方,恰恰正是紅和藍之間調教出的純粹的紫色。

一開始他並沒打算要把花買下來,畢竟帶上宇宙還是不太方便。然而老闆娘像看穿什麼似的,提及桔梗的故事來:「桔梗可有著傳遞幸福的使命呢。傳說桔梗開花之時代表幸福再度降臨喔。」在戰爭的時期,人人心底都渴望著真正的和平與幸福,哪管自願參與戰爭的士兵還是無辜被牽連進戰爭裡的平民。

「幸福」……自從家鄉被毀掉以後,他無法遏止自己討厭這個盡見人類醜惡的世界。然而每當心情稍一放鬆時,不其然懷緬起曾經擁有過那小小的幸福。

然而,真正讓他把花買下的原因,仍然是那身紫色──傳遞著幸福的紫色。

那位紫髮同伴,未曾表達過多餘的情感。他並不像有掩飾情感的動機,更多的是,好像出生以來都沒遇過需要他展示各種極端情緒的情況,好像不曾屬於這個世界。

這傢伙,大概也不知道甚麼是「幸福」吧?

雖然在亂世中說幸福有點兒可笑,雖然說自己也沒再遇上感到幸福的事,但只要有一點點…只要能分一點給他,他也會感到高興。這時候的洛克昂也不理解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古怪的想法。




最後,那束桔梗順利送到提耶利亞手上。




花,對提耶利亞來說絕對是新穎的東西,他知道其的存在卻未曾見過,更莫說照顧。

即使提耶利亞不說,洛克昂仍能察覺到他眉宇間微小的變化:「雖然說是照顧,可是這是切花,也不能開太久了,只要澆了點水養著就可以了。」




半夜,洗過澡之後,提耶利亞稍微把頭髮擦乾,正要去拿風筒之時無可避免地見到牆角的有人半身高的櫃上那瓶桔梗。


「能看到它開花的話,幸福就會來了喔。」
想起洛克昂的話,他駐足於花前。


他試探式的湊近花朵,仔細的觀察著。未開的花蕾是淡黃色的,其中一個好像比早上變大和顏色變深了一點點;盛放的花朵像鈴鐺般,花瓣剔透得連脈絡都能清楚看見。髮梢上的水滴在向自己傾的花片上,看似柔弱的花瓣只微微一震就把水珠震落,絲毫無損的繼續之先前的姿態立在他跟前。

再湊近一點,桔梗那股獨有的清香幽幽的傳進鼻子裡,他從未嗅過這種味道,不過感覺並不討厭。他想再嗅多點,不自覺深呼吸。後來,好像湊得太接近花蕊吸入了一些花粉,打了兩個噴嚏,他才懂得要跟花兒保持距離。


這瓶桔梗意外地得提耶利亞歡心,空餘時間除了待在VEDA他偶然也會回房間一看。雖然見不到他表情和待人的態度上有突破性的轉變,但面容看起來多少也變得容點──至少洛克昂這樣覺得。

許是不適應無重力狀態,才不過幾天花已開始凋謝,那幾朵花蕾仍未及時開放。

這一天,提耶利亞伸手去碰一朵盛開過度的花兒,整朵花立即掉下來。那陣清幽的氣味也開始變得怪異。

他始終沒見過桔梗花綻放的時刻。




×   ×   ×   ×   ×

Dynames回來,駕駛者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卻沒再回來,只剩下哈囉在太空中重覆著他的名字。

隨後,提耶利亞在戰鬥中完全失去戰鬥力,他以為要踏上洛克昂的路,沒想到卻被救回。

機體全滅令天人組織不得不重新部署計劃,托勒密生還人員被允許放假休息。皇小姐建議給逝去的同伴造墓。

泥土下甚麼都沒有,但看著刻有他名字的墓碑,感覺彷彿他就站立在跟前,好像能跟他說話似的,抑壓著的悲傷也彷彿找到了出口。


「對不起,洛克昂,我還未能到你身邊去。」世界還未改變,計劃仍然要進行。既然要他繼續生存著的話,他會連他的份也一起努力,直至見到他所期望的世界。在這之前──

「請你在那邊等著。」

提耶利亞輕輕在墓前放下一束桔梗。

這是他給洛克昂的回應。他仍然不知道那個傳說、還有幸福到底是甚麼概念,但,只要是「他」所相信的,他都願意去希冀。






【註】桔梗花語:永恆的愛,無望的愛
和一般花店買到的洋桔梗不同種,代表的意思也不一樣
2008. 05.22


コメント

  1. 瓜 | URL | -

    T3T扑你

    在論壇看完這裏也說XDDDDDDD
    其實我挺期待小叔武力介入【爆】

  2. 有海 | URL | -

    小叔介入看看吧.....=w=
    為什麼那麼渴望他介入啊XDDDD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306-423c0f5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