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T]再見了,獨行者

2009年02月18日 15:15

.洛克昂X提耶利亞
.動畫衍生
.片斷式


再見了,獨行者



Terra
宇宙中的地球,因太陽光的反射照出深海的藍,眩目得像顆上等的藍寶石。
作為大地的母親,這顆美麗星球孕育出各種生命。
但現在,表面的美麗再也掩蓋不住核心的腐爛;地球,正孕育著各種紛爭。
眼前這顆星球,滲透出妖媚血紅的光。
開始覺得嫌惡。

同名為「地球」的你,會有甚麼想法?




妖精
鳶尾紫齊肩的直髮、石榴紅的眼珠子、精緻的五官、吹彈可破的嫩白肌膚、纖細的身軀……
超越凡間的美麗,讓他想起一個影像,只在童話故事中神秘的森林裡才出現的──



妖精。


竟然在漫天煙火的戰場上出現,這個世界真的快要毀滅了嗎?

「我叫洛克昂.史特拉托斯,請多關照。」他露出親切的笑容,禮貌地伸出右手等待著對方回應。

回應的卻是一副凜的語氣,如同他是來考核他的教官:「暫且觀察你有沒有成為GUNDAM MEISTER的資格。」

精緻的面孔擺出一副高傲的表情,隨即消失於眼前。

熱情伸出的手抓了個空,讓他的立場顯得有點尷尬。但對於早早投身社會、見慣各種場面的他來說,反而覺得這是滿不錯的會面。

──如同從未深入人間世的孩子。
沒有多餘的虛偽造作的功夫,真切地表達自己的喜惡,非常直率。

及後他知道,妖精名為「提耶利亞.厄」。




繁星點點
難得的休息日,托勒密降落在無人島讓大家輕鬆自在過一天。海風吹來少女的歡笑聲,沙灘上有人曬日光浴,岸邊有人品嚐美酒……這一刻,戰士們都變回普通人,自由地做自己喜愛做的事。

除了一個人──

提耶利亞.厄。

他獨個兒坐在托勒密頂端,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螢幕密密麻麻的數據,完全把自己隔絕於面前悠的氣氛。本來他就只想窩在地下室看資料,只是不知被誰強拉出來說休假一定要出海灘玩,免為其難出來晃一圈。

「喂,提耶利亞,你還在啊?已到晚飯時間了囉。」洛克昂在地面觀察了他好一會,然而由於他專注於案頭上,絲毫沒察覺到周遭的變動,到發覺異樣的時候夜幕已悄悄垂下,熱鬧的海邊早已回歸靜寂。

「今天是休假吧?你卻整天在看資料,不累的嗎?」洛克昂說著更爬上艦頂,跟提耶利亞並排而坐。

「我的責任是準確地完成VEDA的計劃,不能有一刻鬆懈。」瞄了一下不請自來的男人,提耶利亞的視線回歸冰冷的螢幕。

VEDA的指令更勝於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這種思維模式真好讀。

他低低一笑。

跟自己……有點像。
滿腔都是憎恨、報家人之仇,為了達到目的,他可以毫不猶豫捨棄自己的生命。

但這種背負無異是沉重的,特別對於像提耶利亞這種單純的人。

「橡筋拉得太緊也會斷吧。」說罷,洛克昂手枕腦後躺下來仰望天際。

「你不是來勸我回去的嗎?」依照對方平日的行徑,自己應該會被硬扯回去才對,但現在反而是他著不走。

看到提耶利亞腦袋上的問號,忽然間,洛克昂作了個小小的惡作劇:「嗯?誰說我是來勸你?我只是覺得無聊,既然難得到地面,順道欣賞星空而已。」

提耶利亞沒察覺他的惡作劇,倒順著他的話抬起頭。沒有雲層的遮擋,清晰地見到夜空星光璀璨。

這是他第一次留意與計劃無關的東西。

星光繁密得把自己包圍著,一閃一閃的光點彷彿在訴說著甚麼,讓他不自覺地凝神靜聽。這種感覺有如置身VEDA之中,但稍有不同的是,貫注入腦內的不是密集的數據,而是一份恬靜,使他不期然沉醉其中。

長久僵硬的肩膀不經意放鬆下來。

洛克昂看不到提耶利亞的表情。但對方稍微放軟的背影已告訴他他非常享受這景色。
他的笑意更深了。


萬籟俱寂。


良久,男人的聲音劃破寧靜。
「提耶利亞,你知道嗎?有說逝去的親人朋友都會化作星星,守護仍然生存的人呢。」

「你相信這種說法?」提耶利亞的腦袋自動以光速搜索星體的資料。銀河甚至是所有星星,都不過是一個個滿佈隕石坑或由氣體組成的星體,一閃一閃的只是反映恆星的光芒。這是所見的真實。

他滿腹疑問,眼前這個男人應該已親眼看到星體的真實容貌,為甚麼仍然選擇相信這種迷信的說法?
所以說,人類都是愚蠢的生物,總愛自欺欺人。


「當失去最親的人的時候,你就會相信了。」
鮮的眸子遠眺夜空中的白光,緩緩地吐出一句。

星星不住的向地面眨眼,遠方的思念彷彿就傳送過去。

提耶利亞難以理解他的心情。
他不曾失去甚麼,也不認為他會失去甚麼。
VEDA是不可能背叛他的。

閃著光芒的朱紅眼瞳透露他無法認同。

「吶,提耶利亞,那你覺得像甚麼?」
那眼前的景色對你來說又有甚麼意義?告訴我吧。


再次注視耀眼的繁星。一會,他終於找到與之相像的東西:

「GN粒子……」


「噗哈哈哈…!別說這種掃興的話嘛!」這下子把問者逗樂了,先前因懷念家人而感到的寂寞頓時一掃而空。

很清楚計劃對提耶利亞有多重要,只是沒想到他執著到達這種超越自己想像的地步。
應該告訴他嗎?這跟他對家人的執著,本質上是相近的。

洛克昂笑得前仰後俯,像在笑他說錯話似的,這讓提耶利亞有些不。

「好吧,該回去了。晚飯快要被吃光了啦。」在提耶利亞要沉不住氣之前,洛克昂先行動。他拍拍他的背,著他也跟上來。

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的低落起來、又莫名其妙地恢復過來,人類果然是難以理解的生物。

特別是這個叫「洛克昂.史特拉托斯」的男人。




特色料理
這天,洛克昂興致勃勃地說要弄一頓拿手的馬鈴薯料理給大家吃,雖然托勒密上的材料不多,但在他悉心調味之下,仍能煮出一道簡單而色香味俱全的料理。

他特別盛的比平常份量多的給提耶利亞,後者當然抗議。

「你現在還在發育期,當然要吃多點!你看,連剎那也比你強壯。」洛克昂用長輩的口吻道。

本來打算無視他們好快點吃飽然後去健身的剎那聽到自己的名字,本能地瞄了他們一下,又繼續低頭默默吃。

被VEDA以外的人命令已令提耶利亞感到非常不快,還要把他和他一向質疑其作為GUNDAM MEISTER的資格的剎那比較,對他來說簡直是屈辱。

爭持持續到連剎那也吃飽離開了,直至洛克昂說他吃多點對VEDA的計劃無壞,他才肯乖乖坐下來。


「怎麼様?味道如何?」做菜者堆滿笑容,期待著全艦最嚴的人評分。

「甚麼如何?」一如平常的冷淡腔調,此刻聽起來更刺耳和無情。

「喂喂,」MEISTER中脾氣最好的洛克昂也一禁失笑道:「怎麼反問我?就是問你好不好吃、合不合你口味啦!」

「……馬鈴薯含有豐富的營養成份,包括大量碳水化合物,同時含有蛋白質、維生素A──」

提耶利亞答非所問,再好脾氣的人也沉不住氣:「誰問你這些啦?!一句!好吃就好吃,不好吃就不好吃!」

「要知道好不好吃有甚麼用?食物的作用只為果腹跟補充體力吧?」洛克昂無禮截停他的說話,讓提耶利亞感到非常生氣,立即展開反擊。

「那即是如果可以的話,你寧願像植物一樣進行光合作用吧?!」

在吵架要朝無謂的方向發展之前,阿雷路亞和克莉絲汀娜充當和事老把吵得滿面通紅的兩人隔開。面對倔強的酒紅眼瞳,年長的男子憤而離席,阿雷路亞跟著追了上去。

克莉絲汀娜留下來善後。其實她不擅長與提耶利亞搭話,但這次她也忍不住開口:「提耶利亞,你糟蹋了洛克昂的心意了。」

他不明白心意甚麼的,就算克莉絲汀娜.席耶拉這樣說他無意收回說過的話。食物的意義不過如此,是人類在煮食過程中自行添加不必要的個人感情和期望而已。

他沒有錯,所以應該堅持己見才對。
但為甚麼呢?當再想起從來和順的洛克昂對自己大發脾氣的模樣,他不再激動想理由抗辯了。明明不在地面,胸口卻似受地心吸力影響,變得沉甸甸的。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做的料理,的確比平常吃的易入口。不知不覺間,他已吃完整碟料理。



走出肇事地點後,洛克昂開始冷靜下來。

剛才的行為,如同催逼提耶利亞認同自己的觀點一樣。
那時候怒罵他那張猙獰的嘴臉,會讓他很討厭吧?

提耶利亞沒要求他做菜。想要他吃多點、想他別把吃飯當作例行公事、甚至想看他吃得滿足的表情……通通都只是一廂情願而已。


只是…連吃都不知味的話,他們以後的生活要怎樣堅持下去?

只為計劃的未來而活,他們快要變成計劃的木偶了。




惡夢
艦身突然猛地晃動了一下。

是值班的里西典達爾.傑利打瞌睡時誤碰了甚麼鍵吧,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提耶利亞無法忍耐,打算起床教訓他。

才打開房門,赫然發現一人影移過,他覺得有可疑便尾隨在後。

原來是洛克昂.史特拉托斯。目的地是展望室。


「洛克昂.史特拉托斯,你來這裡做甚麼?」

「是提耶利亞啊。只不過是作了個惡夢無法入睡,出來走走罷了。」洛克昂像事不關己的笑著說。

「惡夢?」做夢不會有好質素的睡眠,這多少會影響作戰狀態,所以他沒有被賦予作夢的能力。

「……我夢見,家人遇襲的一刻。」洛克昂輕輕一句。

其實他沒必要說出來,反正這種夢出現的次數多得數也數不清。但是,即使如此,每次作夢以後,他仍無法自己地生出一種難以排遣的寂寞。

提耶利亞頓時無法言語。他應該說些安慰說話,好讓他心情好轉,減低拖累計劃進行的可能。可是他隨即發現,原來這種計劃以外的東西,他一句也不懂

頭一次,提耶利亞感到慌亂。

鏡片後閃爍不定的酒紅色的瞳反映出主人的心情。洛克昂像看穿他的心思,反過來笑著安慰他:「不用說話也可以的,謝謝你的心意了。」

面對洛克昂溫柔的笑臉,提耶利亞更加迷失。他沒有做任何反應,對方卻像看透他的內心似的;應擔當安慰者的角色的他卻反被安慰,怎麼說也太沒用了。

提耶利亞沉默著。大概在責備自己幫不上忙吧?平常高傲的他竟然也有迷茫的時候,這讓洛克昂覺得有點可愛。

他毫不客氣地揉他的頭髮:「提耶利亞,你站在一旁陪我,已經幫了我忙了呢。可以再多陪我一會嗎?」

這可不只是為了安慰對方而隨便編造的漂亮說話。

多餘的說辭說得再漂亮,也比不上你純粹的心意。


靜默。

從玻璃窗的倒影裡,提耶利亞看到洛克昂的表情。沒有平日溫暖窩心的笑容,雙眼一直遙望窗外,彷彿在找尋甚麼。

他究竟在想甚麼呢?提耶利亞無法猜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想看到他臉上露出這種難看的表情。

就不能多說一點給他知道嗎?那麼從一開始就不要擺出這副表情吧。
又說人類是愛群體生活的生物?為甚麼到重要關頭卻老愛自把自為呢?

為甚麼他會想了解眼前這個人類的男人呢?

因為害怕他會亂了計劃,絕無其他。
他是多麼希望這是唯一的答案,然而每看一次對方的神情,他就每覺動搖。

啊啊,掌舵的人快點穩定航道吧,雙腳快要站不穩了。


無數個問號在腦內縈繞,像繩結般糾纏不清。




第二天早上,洛克昂如常地精神抖擻地跟全員打招呼、笑著叫剎那多喝牛奶、跟伊安談裝備的事宜……看到提耶利亞正來,更大放笑容大叫他快點吃早餐。昨夜彷彿是場夢。

提耶利亞由衷希望昨夜的一切是場惡夢。

讓他忘掉那副強顏歡笑的模樣,讓他忘記那個迷茫於暗中的自己。




雛鳥
「皇.李.諾列嘉,一切都是你這個作戰指揮者的責任。」明明是自己的失誤卻一本正經地遷怒於別人,不像平常嚴守法則的他。

這種不能承受失誤的脆弱,只能出現在從未受到任何挫折的人身上。

純粹的、乾淨的、未成熟的、散發著光芒的。
身經百戰說的好聽,說穿了只是滿身血腥。
如此耀眼的身姿,照得他一身骯髒無處可藏。

沒有過去的人啊,你來這血腥戰場做甚麼呢?
沒有承受過世界悲痛的人哪,為甚麼要改變世界呢?

回巢去吧,等待晨光的來臨吧。
外面的混沌不到你管啦。




可是他不知道,這裡是純潔的雛鳥誕生之地。

大家同樣地,無法選擇的踏上這條路。




包袱
參戰日久,提耶利亞開始在意MEISTER過去的事。其中,他最在意的,是洛克昂.史特拉托斯的過去。

平凡的生活因為一次恐怖襲擊而被徹底摧毀了,對恐怖分子恨之入骨然而自己最後還是踏上相同的路。利用「天人」、利用高達改變扭曲的世界,即使因此而變得罪孽深重也沒所謂。

『現在的世界是醜惡的,所以他們才需要變革。』
但那一切都是由資料輸入而成的「記憶」,除此之外提耶利亞再沒更深的體會。

他無法忘記洛克昂快要殺死剎那時的眼神。過去是怎樣提耶利亞一點也不明白,但他開始知道坐上Dynames的洛克昂背負著一種他超越他理解範圍內的苦痛。

被過去束縛著的苦痛。


因為未嘗過痛楚的滋味而感到好奇,從而想從別人身上探究。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一種自虐的行徑。


對於提耶利亞的提問,洛克昂並不感到驚奇,只是輕描淡寫運用對方最執著的法則回應:「成員之間有『保密義務』不是嗎?」

不忿被嘲弄,提耶利亞憤而離開。

房間的門「唰」地關上,洛克昂收起笑容,脫去無時無刻也戴著的棕色手套,摸著右手指節間因長年拿槍而長厚的繭,過往艱苦的種種即時浮現。

他藏著的不只是對恐怖份子的仇恨、對扭曲世界的嫌惡,還有更多更多為了在醜陋的世界掙扎求全的骯髒的過去。

這個污穢不堪的自己,連自己也不堪回首。

「只是不想沾污你純淨的心靈而已。」



VEDA,你的保密義務,其實是為了保護屬於「天人」的孩子吧?




笑吧、笑吧
「提耶利亞,多笑一點吧。」洛克昂經常笑,對著一臉嚴肅的提耶利亞更是笑得開懷,提耶利亞覺得煩厭。

「別執著於與計劃無關的東西。」

「當然有關!你知道嗎?笑容是建立信的第一步,而且能藉此進大家的感情,對進行計劃也有幫助嘛。」說得言之鑿鑿。

「無聊。」


---

戰事暫告一段落,但「天人」的理想仍未達到,他們必須繼續戰鬥。

為了展示改變世界的決心,托勒密成員也統一穿上「天人」的制服。正式穿上一身鳶尾紫制服的一天,提耶利亞對著鏡子努力地使嘴角向上擠出適合的孤度。

笑一個吧,提耶利亞。
讓我看看世上最美麗的笑容。




「要不,不回來也沒關係。」對著即將出發把瑪莉娜.伊士麥送回阿札迪斯坦王國的剎那,提耶利亞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別說傻話。」對方一貫認真地回話。

看來成效不大呢,畢竟是第一次,算了。


「這四年間發生了甚麼事?你竟然會說笑話了。」離開運輸艦,阿雷路亞追了上來問。四年沒見,他也變得愛操心了麼?

「我說的是真話。」提耶利亞回頭輕笑一聲:「開玩笑的。」

看著阿雷路亞和隨後的皇.李.諾列嘉莫名其妙的反應,提耶利亞心中一陣滿足。


提耶利亞笨拙的學著擁有溫柔鮮眸子的他跟久違的戰友談笑,至於效果如何就見仁見智了。但對於正學習人類的各種行為的他來說,這是莫大的一步。



看,我做到了喔,洛克昂。

他閉上眼睛,期待一隻熟悉的、寛大溫厚的手能撫摸自己的頭頂,即使整齊的髮絲因此而弄得亂糟糟也不要緊。



好孩子。




輪迴
天空的雲彩堆砌成一個個奇形怪狀的圖案,茂密的大樹因一陣強風吹落數片漸枯的葉子,幾個孩子高興地拉著乘大風飛起來風箏,嬰兒車上的小寶寶被鄰近的狗吠聲嚇得哇哇大哭……

戰後的某一天,提耶利亞在公園一棵老樹下細看著這幅太平的景象。突然,一個大約四、五歲的棕髮小男孩雙手拿著一小束花跑到提耶利亞跟前,雀躍地說要送花給「妖精姐姐」。

「我不是妖精。」紫髮人兒蹲下來。讓孩子看清楚,他既無翅膀,也不會飛,怎麼看都不像甚麼「妖精」。

提耶利亞的答案讓小男孩有點失望,但湊近看,眼前的紫髮「姐姐」比故事書中的妖精還要漂亮。他隨即又回復開朗的笑容:「不過,姐姐真的非常漂亮!怎樣也好,請收下這些花吧!」

「這是……?」

「這是雛菊,媽媽說的。」

小男孩熱切期待自己接下來的動作的神情,跟「他」有點像。

他以他認為最棒的笑容回應。



聽說,人類要經過輪迴不斷轉世,直至得道才能解脫。

離去前還執著於報家仇的你,看來不能輕易得道吧?
那麼,請讓我找到你的所在地,就算再轉生也讓我陪你吧?


我會告訴你我愛上看星星了,我會告訴你我也喜歡吃馬鈴薯,我會告訴你我用自己的意思參加戰鬥了,我會告訴你……

洛克昂,請看看我所改變的世界吧。

這個討厭的世界,我才不要。

不再是你討厭的那個世界了吧?

讓我們在新世界重逢吧。




===

後記:
我想試著一堆堆出來然後讓人一整個空虛的感覺(毆)
因為中途感覺突然消失了所以拖到現在才生出來ORZ
每篇看來都可發展成獨立故事,但因為想表達同一種感覺被我強行濃縮成一篇
我在想我以後會不會就此沒東西好寫XD(←你的腦不過如此而已?)

距離感貫穿了整篇=v=我喜歡這種似近還遠的感覺(怪人)
想了解對方、想保護對方、想接近對方…想試著表達雙向的思念(雖然最後變了提耶獨白啦OTL)
動畫中,提耶比較依洛克昂,但我想洛克昂也可能會依靠純白的提耶救贖也不定
最後他們未必能完全了解對方的想法,但至少比開始好得多…不知不覺間已存在著連他們自己也不察覺的牽絆也說不定

最後我要讚一下自己XD
改題目無能的我難得地想到一個我滿意的題目>w<

2009. 02.18


コメント

  1. 貓 | URL | -

    又是一有愛的文吶
    可是LT最後還是分別了
    果然官方這樣的設定真是太虐人了!

  2. YAYA | URL | -

    你好~初次見面XD
    我是YAYA~

    從地球狙擊隊那邊一路找到這裡~
    其實已經潛水很久了因為太害羞所以不敢出來留言。
    這篇看完後座力太強讓我忍不住浮水了(揍)

    很喜歡"包袱"跟"輪迴"這兩段。
    很簡單平實的文字但是氣氛很夠
    看完腦中馬上會有畫面浮現呢,

    有海親的文風大愛啊(喂不要裝熟)

  3. 有海 | URL | -

    貓>>
    官方讓尼爾太早走...害我想LT的時候都是停留在#23前ORZ
    我覺得要是結局是類似這樣倒不錯...我是不便當派(PIA)

    YAYA>>
    我也經常潛著看你的圖的w
    為什麼害羞呀我不會吃人的XDDDD
    裝熟請隨便,裝著裝著就熟了XD(咦)

    "包袱"跟"輪迴"這兩段比較簡短....結果是我前面的部份比較多廢話麼XD=3=
    "輪迴"原本沒有後面的部份....加的時候有想過會不會變得太煽情^^"

    最後十分謝謝i-237

  4. 阿兔 | URL | -

    我终于来了……
    大半夜的看的我眼泪婆娑的(对不起我文艺了)
    阿海不管是光源氏(咦?)还是平行都很能把握住感觉。
    这篇让我觉得友逹以上恋人未满的感觉。。。。
    提耶总是在失去以后才知道么...
    这种感觉太不好了啦TAT

  5. 有海 | URL | -

    慘了我都沒用這麼文藝的詞彙OTL

    光源氏不是常被你說太嬌麼XD
    原來這種叫平行,我現在才知道OTL

    我只是想他們稍微變得能互相依而已...=v=
    要是洛克昂沒走的話是不是會變戀人在這篇我也不知道(炸)

    不過,這樣的提耶是成長了....成長的過程總伴隨著苦痛(煙)

  6. 阿兔 | URL | -

    所以阿海其实你是个S……
    笑喷跑走

  7. 有海 | URL | -

    這是我的夢想(炸)

    最近聽到#23話題目有可能是"提耶"...便當可能QAQ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523-c24a736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