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西法]願這四百公里不曾存在

2010年04月19日 23:25

.閲讀有感題材想像力枯竭衍生物
.短打三篇,練習MODE
.三篇沒明顯要連接的關係
.bug注意
.西法很難寫!(嗚)






願這四百公里不曾存在


1.
安東尼奧跟法西斯是只有一山之隔的近鄰。

可是大部份時間,他們都沒法融洽相處。比利牛斯山這道天然分界線未能阻止他們擴大地盤的野心,他們時刻都在明爭暗鬥,待對方鬆懈就把山的另一面吞併為己有,成就個人的浪漫。

只要是屬於對方的東西,他們都想奪取過來。

很想要,
很想要,
很想要。

這次是南方小小的瓦格斯兄弟。

「法蘭西斯,就算是你,要破壞俺的樂園的傢伙,俺都不會手下留情喔!」安東尼奧脫下永遠微笑的面具,執起沉重巨大的鐵斧,拿出鬥牛的狠勁,朝法蘭西斯砍過去。法蘭西斯手執花劍,奮力抵抗。

然而,在力量、技術、武力懸殊的現實下,金髮的巴黎少年不得不向安達盧西亞鬥牛士低頭。

「法蘭西斯,只要你答應不再跟我爭意大利的話,念在鄰居的情份,俺可以放過你喔。」安東尼奧回復笑臉,一派輕鬆的口吻。

但他們身處的環境並不一般,法蘭西斯正被軟禁於馬里的盧漢塔內。這裡設計奇特,一定要低頭屈膝才能進去,這是多大的屈辱!萬料不到安東尼奧會有此一著,到底陽光般的笑容背後隱藏了幾多陰暗面,連他這個近鄰也摸不透。

「噯呀,哥哥我簽了就是了,我還要跟巴黎的美女玩呢。」肉隨砧板上,法蘭西斯也沒多說廢話,爽快在條約上簽了字,安東尼奧笑得更燦爛,像得到糖果的孩子般。

歐洲的哥哥也不是省油的燈,他才不管什甚遊戲規則,只要有利可圖,承諾、條約、婚姻甚麼的,通通都要讓路。

馬里的承諾,他沒想過要帶回巴黎。

戰後才種植的蕃茄還未結果,比利牛斯山附近的地方又再吹起陣陣硝煙。

挑起戰爭、分勝負、簽條約求和、挑起戰爭……不斷循環的歷史,到底還要上演多少次?

直到比利牛斯山不復存在、
直至把皇室的姓氏套在對方頭上、
──直至把對方的身心都完全佔有為止。



2.
「安東尼奧,我們結婚吧。」

「你要俺的皇子娶你哪位公主呢?還是你想把俺家公主嫁過去?俺家公主體弱,不方便攀山涉水──」

「不是皇子公主們,是我們。」法蘭西斯藍色的瞳蕩漾著堅定的光,一如身後澄明的天空。

「法蘭西斯,現在流行這種玩笑嗎?」坐在樹蔭下的安東尼奧放下手中的蕃茄笑著說。

「安東尼奧,我的眼神像說笑嗎?長久的戰事,對你我也沒好處。蕃茄再有神效,也救不回垂危的哈布斯堡了。」法蘭西斯把他頭上的王冠放在太陽底下,顯得閃閃生輝:「看我波旁的王冠多麼耀眼!戴上它,一起建造新的超級帝國吧!」

安東尼奧翡翠的眼瞳黯淡下來,剛巧一片雲飄過,斑駁的光化成一大片陰影,法蘭西斯不以為然。

「既然如此,俺也沒有不接受的理由呢。」安東尼奧戴上放在一旁的草帽站起來,說:「謝啦,法蘭西斯,俺去換套體面點的衣服,順道帶瑪麗亞.特蕾莎過來。這樣路易十四應該會滿意吧。」

成功在望,法蘭西斯算漏了周邊麻煩的傢伙的反應,跟他們大幹了一場,終於換取他們對這段關係的承認,條件是他們不得結婚。

安東尼奧笑了笑,注了新血的他再次充滿朝氣,一派沒所謂的樣子,樂天得很。那邊的法蘭西斯也是有歷練的國家,他戴上面具,把失落的情緒埋在心裡。

「放心吧,俺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俺以後會站在你那邊的。」安東尼奧笑著搭法蘭西斯的肩,不小心觸動到他的傷口。

「那當然要啦,你知不知道哥哥我多痛啊,你這混帳。」

只不過,這個流著高盧的血的南歐人,始終沒有屬於他。

後來,法蘭西斯想,要是當時有把真正的想法說出來,事實會否因而改變呢?

至少,不會因為安東尼奧在談判桌輕易接受不合理的條件而感到失落。又或者,安東尼奧會願意拿出鬥牛士的拚勁,跟他並肩作戰到最後一刻。

當天的日不落帝國,即使疲態盡現仍保留著一種難以言喻的風範,逼使法蘭西斯裝出架勢,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令他折服。

──說得跟皇室們的政治婚姻一樣。

法蘭西斯看著湖面的倒影,那個金髮少年的樣子醜陋得令人想吐。

拿出法國男兒的浪漫,為什麼突然變得如踏鐵鞋般困難呢?

「結婚,當然是因為愛啊。」



3.
安東尼奧的膚色跟血統雖然跟大部份歐洲人不一樣,但他終歸是這大陸的一員,跟其他國家一樣熱愛唱歌跳舞。

他抱著木結他彈奏著輕鬆的調子,其他人有的打拍子、有的拍響板、有的聞歌起舞,好一幅適的鄉間圖畫。

安東尼奧每天都彈奏不同的曲子,他的曲子都是隨興,旋律有相近,但整體上沒有一首重覆,不住為大家帶來新鮮感。

法蘭西斯對安東尼奧的創作力也為之讚嘆,但身為國家,他需要一首代表自己的曲子來引領國民。

他就此事問安東尼奧,他一如所料對問題不置可否:「鬥牛的背景音樂每次一樣不也沒意思嘛?」

就算有為安東尼奧的皇室輸血的恩情,法蘭西斯也沒權干預他的家事。他不能強求甚麼,但腦海內不時不由自主記掛著這件事。

因為選曲的過程,感覺就像在測試他有多了解他在伊比利亞半島的鄰人。

在一次軍隊出征時,他聽到《格拉納達軍隊進行曲》的彈奏,旋律嚴謹而輕快,他想起每次在戰場上總見得安東尼奧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他雖不甘敗在他手下,但作為對手,他十分慶幸他的宿敵是這種人,那才有征服的價值。

「你還真的費神去找啊,法蘭西斯。」法蘭西斯把樂譜帶給安東尼奧看,卻被後者取笑了他一整天。

「住口,混帳…!你好歹都掛著波旁的名號,別讓哥哥我丟臉啊。連國歌都沒有,太不像樣了。看到你一天到晚都在農地就氣了,我要回去了。」法蘭西斯皮膚白皙,稍為激動臉就漲得泛紅。他別過臉去,趕快召馬車,離開簡陋的田野,回繁盛的巴黎去。

馬車要開了,安東尼奧才急急跑過來,他把一大籮蕃茄推到法蘭西斯懷中,法蘭西斯一時反應不了,差點把籮倒翻。但籮子實在太重,得車伕幫手才安全把它放好在車子裡。

「這些蕃茄都是新鮮今天摘下來的喲,記得回去每天都要吃,補充體力啊,哈哈。」最後,安東尼奧給法蘭西斯一個擁抱,也許生怕弄髒他華美的衣服,只是輕輕的碰了一下,附在耳邊說了聲「你選的曲子俺很中意,謝謝了。」就推了他上車。

法蘭西斯看看自己的衣服,白色的衣料沾了些黃黃的泥灰,有些地方被籮筐刷過,走絲了。又看了看身旁的蕃茄,每個都又大又圓,一些泥巴還黏在上面。

他苦笑,突然間,他很不捨得伊比利亞半島的陽光、木結他聲、還有泥土的氣味。



=========
注:
位於西法之間的比利牛斯山,長達四百公里,於是題目就很土氣的…這個樣子(題目苦手)
第一篇是發生於卡洛斯五世時期,原本妄想的部份是國王單挑,可是…差點變了監禁PLAY(汗)
最深刻的是書中說國王夢想建立一個超級帝國「而西班牙令他垂涎不已」,可是來到我手上葛格他…好像憂鬱的少年囧 對不起囧
最後一篇是來自卡洛斯三世偶然之下把那首進行曲升格的事,格拉納達在西班牙語中是石榴。其實那時候葛格也未有國歌XD|||(我看書時不知道不過既然是閱讀感想衍生請讓我混過去(掩面))

後記:
原本打算封印他,但始終心癢而且順道替面皮練習厚度,再修正了一點還是來丟人了哈哈哈囧
西法很難寫,安東…天然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皿〒)╯▃▄▅▇◣
既是沒機心的樂天農夫又是雄霸一方的日不落帝國(亞瑟是後來才搶了這名號來用嘖:p)…這是多麼矛盾又的設定啊wwwww
超萌超不好寫(喂)
因為我不知怎樣表現他表裡(非自主性)不一的心境於是葛格面對他也相當棘手囧
像第二篇有想好好表現安東拒絕法蘭求婚的理由但好像…QAQ
有一天我會正正經經挑戰西法的!(握拳哭)


コメント

  1. Kaoru | URL | -

    Re: [APH/西法]願這四百公里不曾存在

    其實我認真的覺得還不錯啊XD

  2. 有海 | URL | -

    Re: Re: [APH/西法]願這四百公里不曾存在

    i-238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724-facbff1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