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香冰,愛冰]暗戰

2010年05月19日 02:19

.交稿後的怨念
.老梗當有趣
.國名依舊鬼隱,單字代替
.自我滿足
.少年潮股神vs腹優等生
.副題是「男子高校生組-冰島爭奪戰」

暗戰




ROUND 1:
因為PIIGS的關係現在的股票市場比較多波動,但仗著對「$」奇準的直覺的香仍勇者無懼在市場冒險,讓仍為海嘯善後的冰羨慕又妒忌。
今天他拿著iPH●NE又跟冰展示成果,正好收到特別消息,正處於高位的某間公司突然爆出其下多款產品出現重大問題,他急忙上網把其股票沽清,怎料在交易的重要關頭資料無法傳送!
《密碼與帳號不符,請重新輸入》
「該死的,是誰偷了我的密碼?!」香不太懂網絡技術,但也懂個人密碼要小心保管,防毒軟件也(難得地)用正版,竟然在這個時候出狀況?!這次的損失不是補多幾次習就補償得了呀!焦燥起來好像越按越亂…還是根本是被駭客入侵了?
「怎麼了?啊,魚尾掉了到地上了!」冰擔心的看著香過度僵硬的臉,同時惋惜被香咬斷的魚形甘草糖。
「噢,Sorry,我去找找老米要怎搞……」
香慌忙走出課室,跟愛華碰個正著。
「你要去哪裡?快要上課了,香君。」身為班長的愛華友善提示。
香沒搭話,他對自己的投資成就很自豪,但也不是誰都可以跟他分享這份樂趣,尤其是那些看起來很普通只懂死讀書的四眼優等生。
「香,愛華對高科技也很有認識的,不如讓他看看?」看到冰焦急的樣子,香無奈把手機交給愛華。
只見班長三兩下手腳就弄出要求重設密碼的頁面。
「試試看,現在應該可以了。」愛華露出親切的笑容,讓木無表情的香看來很不禮貌。
香立即繼續處理交易,這次終於成功。萬幸的是損失並不嚴重。
看到香的面色沒那麼難看,冰替他鬆一口氣之餘也不忘取笑他:「在建立$$$之前,似乎學懂0和1比其他數字更重要呢。這方面你可以請教愛華呢,他絕不會比瓊斯遜色呢。」
被冰誇讚,愛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稱,他只是通訊科技比較見得人。
回到座位前,愛華在香耳邊悄悄說:「啊,不過以前為了防避伊凡先生,我的駭客技術還不錯的。」


ROUND 2:
午休時間是用給人在漫長的上課時間中休養生息,吃個飯、睡午睡。
不過總有人背道而馳。
時間寶貴,香不願浪費每一秒,為了快點把最新的遊戲破關,他叫了麥●勞外賣,一邊吃一邊單手按按扭,眼仍不離PSP螢幕。
「這樣對身體不好吧?這遊戲有好玩到這種程度嗎?」冰不解的看著他,對身體不好說的還不止邊吃邊打電動,最關鍵的是他吃的是人稱垃圾的麥●勞。
「唔?反正消化了還不是沖進廁所去…切,忘了走酸瓜。」香沒顧及現在仍是吃飯時間,打電動打得忘形,不經意說出倒胃的話。還以為他已經分不出食物的味道,原來還能挑出討厭的酸瓜來,不過他也只是這麼說了句,還是把酸瓜吃下。
「香君,不知道的還以為玩得忘形了。」愛華笑說。
「能吃的不要浪費。」
「這真是美呢。你們慢吃,我先把盤子拿過去。」愛華拿起還剩下一些青椒的盤子,被眼尖的香發現,問:
「芬克,你不吃青椒的嗎?早點說我可以幫你吃。」
愛華見冰也吃剩豆腐,本來並不在意,但被香這麼一問,好像有種被比下去的感覺。
「每個人總有自己不喜歡的食物吧…像冰君也沒把菜都吃掉呢。」愛華苦笑,他有點壞心的把冰也拉下水,希望拉攏他站在己方。
「誰叫這傢伙聽本田的話試新菜式,結果吃不慣東方菜。正好豆腐我喜歡吃,但我現在手沒空──」香按下暫停鍵,從二次元回到現實:「有人餵我的話,我就免為其難吃下?」
冰是班中環保一份子,可以的話他不會想吃剩食物,奈何軟軟方方沒啥味道的東西真的超詭異,於是香利用這點……
「吃完跟我一起吃甘草糖…」冰極愛吃甘草糖,可是一個人吃再好吃的食物也食之無味。
「成交。」
愛華由衷覺得香勇氣可加。眾所周知北歐口味奇特,就算他跟他們算住得較近,也接受不了那種濃烈的味道。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香曾上過學生會會長亞瑟的味覺訓練營。


ROUND 3:
踏入五月,香沒有再貪方便吃「垃圾」,令人嘖嘖稱奇。
「我要留著肚子吃平安包~」香的樣子一點也不期待,慶典是令人興奮的事,但當想起鋪天蓋地的包子,他開始覺得喉嚨黏著蓮蓉了。
「那是甚麼?」愛華好奇問。
「太平清醮,家鄉的祭典。」香跟很多人一樣,對家鄉節日一知半解,有假放的尚會記住日子,沒假放還要勞動的與其說慶典,不如說已經變成例行公事了。他也不知從何解釋,索性打開維基頁給愛華看。
「那個搶包山好像滿有趣呢!好像快要舉行吧?我們現在報名還來得及嗎?」聽到「祭典」,優等生兩眼放光,表現興奮,有別於處冷靜低調的日常。
冰於是給香悄悄補充:「愛華最愛古怪慶典了。」
「你還頗了解他嘛。」吃過飯,香拆開一支草莓味珍寶珠來吃,粗濃的眉毛微皺,表示很酸。
冰也吃著自己的甘草糖,淡然說因為大家都是北方人,多多少少知道些。
香揚起粗眉,再看了看優等生,靈機一觸:「要不要參加搶包山比賽?」
──那裡將成為某兩個男生的戰場。

之後兩周末,香和愛華都專注於指定訓練,拒絕所有人的邀約。
他們對自己的表現充滿信心,誓要在冰面前一顯身手。到選拔賽之日,更不理冰不喜歡多人的地方,硬拉他一起到場地。
一聲號令下,他們跟其他參賽者一起全速往上攀。他們借選拔賽暗裡較勁,落後於專業人士並不難看,最重要的是不能在冰面前輸給對方!
然而,完成比賽後,他們才發現最重要的觀眾不見了!
香對環境比較熟悉,但這裡暗角位也不少,加上人潮,要找人還不容易。相比衝動的香,愛華顯得淡定,他跟著香一邊找一邊看手機,忽然說:「這樣找也不是辦法,不如我們分頭找吧。」
香對曾被愛華的高科技作弄一事仍記憶猶新,當下感到有古怪,愛華否認,香於是仗著「食過夜粥」,輕易搶去愛華的手機。
果然,地圖上有一紅色標示在閃動。
「感謝你的地圖,優等生。」香嚥下差點被耍的氣,當務之急是先找回冰:「走這邊吧,這是截徑。」
他們終於在一條小巷找到冰。
冰瞥了他們一眼:「選拔賽怎麼了?」
「輸了。」苦笑。
冰頓時覺得有點開心,但口氣依舊冷淡:「那真可惜哩。」
「慶典應該是讓大家高興的東西,要是令朋友不開心,也非我們所願呢。」優等生溫柔地說。
「誰、誰不開心了?我只是覺得那邊太吵而已!是說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是香君帶路的。」
「感謝芬克的科技吧。」
香和愛華異口同聲指著對方。
此時,不知誰的肚子先叫,於是在店裡買了幾個祭典限定的平安包邊走邊吃。
他們為了選拔賽早來了,重點節目還未開始,但一場來到不去玩白浪費了腳程。香和愛華一左一右站在冰身旁:
「這樣就不怕跟陌生人逼了吧?」
一種安全感油然而生,冰開始提起勁投入祭典。雖然祭典仍未正式開始,但那邊的表演很新鮮,冰急不及待拉著兩個同班生混進人群裡去。


=======

【後記】:
這個交稿怨念我有一人樂的打算了…只是……
到底我心中的青春代表了什麼啊啊啊啊(痛哭),梗都超絕望地老我都不敢翻看了(掩面哭)
ROUND 1的科技競賽是想起愛沙IT高強一點,香的話最多只懂使用而不懂背後運作XD 這關也太易分勝負(炸)
2原本想的是甘草糖之考驗(冰要哭了啦渾蛋),不知怎的讓香開了外掛XD” 香那個環保取巧得過份w(其實是反正都吃了懶得吐,喂)
3就是正式的較勁?就賽果來說兩個都輸了哈哈哈,後面算怎樣的收尾我也不知道(毆)
本來是為補償無法香/愛冰的怨念的,可是一寫香君腦內就跑出很多蠢東西,結果應該是平衡比賽都偏重了香的戲份,我對不起你愛沙orzzzz


コメント

  1. 貓 | URL | -

    Re: [APH/香冰,愛冰]暗戰

    哈哈哈哈我找到共鳴是怎麼回事
    走酸瓜+NNNN
    然後一想到愛沙要去搶包山就覺得好好笑(喂
    我才不會說香冰什麽的最高呢>////<

  2. 有海 | URL | -

    Re: Re: [APH/香冰,愛冰]暗戰

    酸瓜的共鳴wwwwww
    優等生不能有反差行為嗎:p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729-240eff53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