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歌王子][那翔/砂翔]星星指引之曲(R18)

2011年08月23日 02:16

.歌王子殿下衍生
.那翔、砂翔
.自己發電,自我滿足
.沒玩過遊戲,只是非常想看那/砂翔(H)一時衝動生出的產物,有BUG不是幻覺
.過程是有點粗暴又不浪漫的東西
.拋豬(翔的童(ry引玉,求各種那翔文(艸

(本篇已收錄於那/砂翔小說本《飴藏品》中)


星星指引之曲





「糟了!」
洗過澡,翔才發現自己忘記把替換衣服帶進來,心中哀號。

他平常都不會如此大意,不過今天洗澡前被那月捉著試裝,娃娃裝、比堅尼、不知如何形容的擂台裝……實在太可怕了,只顧從魔鬼手上掙脫已花了他好大的力氣。

比起被他丟進垃圾桶的奇怪衣服,他決定冒個險:圍上浴巾保住男子漢最重要的戰地,然後乘其不備殺入敵陣把衣服奪回來。整個作戰計劃限時三十秒。

翔探頭視察房間動靜,那月正在書桌前專注地寫東西,翔環視室內,確認目標物的所在,輕巧而大步地往那月的床、那些可愛的小雞娃娃旁奔去。

翔的計劃本該完美的,要是他沒算漏自己未1000%擦乾的身子的話。沾水的瘦小腳掌跟光滑的地板少了磨擦,大幅度的舉步使情況失控,翔終於狼狽不堪地上壘,也不幸地驚動了難得恬靜在一旁的那月。

「翔。」
不是「小翔」。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
沒有眼鏡、沒有笑容,那月的另一個人格──砂月。

「砂、砂月,抱歉,我不知道是你…吵到你寫曲了?我馬上就離開……」翔討厭日常把他當玩偶玩的那月,從心裡害怕目前殺氣騰騰的砂月。他心裡想盡快逃跑,然而剛才流暢過度的雙腳現在卻不聽使喚,無法動彈。

翔話未說完,身子被一下子反過來,雙手被舉高過頭拑住,眼前盡被砂月的身影覆蓋。

「不用急著走吧。我不是那月,很失望嗎?可惜哩,浪費你這身打扮了。」

「浪費甚麼……!」

砂月不給翔說話的機會,一下子封住他的嘴──當然也是用嘴。

本來趁那月玩累了走出來寫寫曲子,作曲天才的他很快便寫成一首歌,可是反覆修改仍覺得欠了一些甚麼,正好經常發出各種古怪的叫聲的翔撲出來,砂月覺得有些東西刺激一下,說不定就知道哪裡有所欠缺。

不過,這傢伙眼中只有那月,真是討厭。

砂月先給翔施個下馬威,堵住他的去路。

「唔嗯、唔……」嘴巴被封住,眼睛緊閉,翔仍不忘掙扎,發出嚶嚶的聲音。

砂月萌生一種征服的念頭,加強力度,舌尖深入對方喉頭肆虐,似要讓對方無法呼吸。

這不是戀人愛到難捨難離的吻,半分鐘許,砂月感到身下的人反抗意識漸弱,便暫時停止侵略。

對方粗暴的動作停下來,翔緩緩張開眼睛,圓大的眼瞳沾了些濕意,白皙的面頰因侷促的空間而泛起紅暈,像隻楚楚可憐的小貓。

翔喘著氣,話不成串,眼神雖流露驚慌,仍質問般對砂月說:「為甚麼…要、這樣…對我……」

「哼,那是你妨礙我作曲,胡亂色誘那月的懲罰!」
砂月不像那月般,對小巧可愛的東西情有獨鍾,不論是在那月身後,還是現在,他只會對這個礙事又聒噪的小不點感到煩躁不已。

「所以說……!」為甚麼老是說我色誘那月?翔才剛渡過氣,瞬間又被砂月強吻吞沒。

這一趟,砂月的手開始有動作。壓制著小個子的翔,一隻手就綽綽有餘。砂月鬆開一隻手,直往翔袒露的胸膛。同時,他厭倦了翔毫無水準的吻技,早已通紅的耳根、激動的頸側成為他新的攻地。

「啊…砂月、放開我……!」翔不堪被砂月玩弄於鼓掌之間,分秒之間沒考慮後果,往砂月的身軀亂踢,砂月一時分神,手鬆開,翔趁空隙脫逃。

翔的雙腳剛著地,圍在腰間的白毛巾同時滑落,雪白瘦小的身體、令翔自卑的平坦的曲線完美地呈現於房間唯一的觀眾前。

「嘿。」砂月低哼一聲。

對於翔,砂月對自己的力量有十足的信心,怎會被他的雕蟲小技分心至讓他有機可乘?這只是個小小的陷阱,沒有甚麼比獵物跳進自己給自己掘下的陷阱更愉快的事了。

「果然是…『小小的小翔❤』呢。」砂月學著那月的口癖,在翔耳邊著跡地吐息,眼睛不離前一秒還有毛巾蓋著的部份。

翔登時羞憤不已,男子漢的尊嚴往哪裡放?他恨不得找洞鑽進去,又想調頭捏著恣意羞辱他的砂月。他不知道,在砂月眼中他不過是個被炸毛手足無措的野貓而已。

砂月輕易地拎起翔,再次把他壓倒床上。

「囉唆!放開我…放.開.我!」翔擺出強硬的聲音,水藍的雙瞳卻充滿了柔弱的水氣,怪可憐的。

如此勾起砂月的好勝心,稍為收歛一下嚇人的氣勢,手悄悄往下伸,出其不意撫弄細小而朝氣的翔,低聲道:「都成這個樣子,還跟身體對抗嗎?還是你想由那月來?真遺憾,這情況沒有眼鏡來礙事的餘地。」

不止眼鏡,那月不知從何搜來逼他試穿的衣服、他喜歡的布偶通通都被扔在地,翔可以蔽體的東西一件都沒有。不,要選也是有的,只要他想的話,眼前比自己高25厘米的身體絕對可以讓自己整個人埋進去。

才不要!
不管怎樣,就算對方是可怕的砂月,身為男子漢也絕對不會輕言屈服!

胸前櫻色的突起在男人恣意玩弄下變得敏感,翔的呼吸越加濃重,喉嚨開始發出自己不曾熟識的奇怪聲音。砂月的掌心在男子漢最脆弱的地方肆虐,他竟然無力反抗,身子變得燥熱,似在沙漠求水的旅人一樣,對這令人羞恥的玩意兒似有還無地渴求著。

「啊哈…啊……不、不要…」翔幾許費勁才找回一絲理智,咬緊手指,抑壓多次不小心洩漏出口的呻吟,只要有一絲空間,他仍要強調自己的意願。「放開……我…………那月!」

「奉勸你別旨望那月會來救你,你應該知道,那是沒可能的。」
砂月見翔的身體漸漸聽話,本來也想善待他一下,誰知道他突然叫出自己「兄弟」的名字,醋意由生,輕撫著翔的右手忽地加重一倍、甚至更多的力度,叫翔忍不住痛出聲,盪漾在眼眶的水份一下子化成兩道細河滑過粉紅的臉龐。

既然面對著也無法區分他倆,砂月一氣之下把翔反過來背向自己,飛快往凌亂的地上摸索,找到一個娃娃裝的蝴蝶結,解下成為好用的工具,將綁住翔的雙手反手綁在背。

頭跟雙膝成為唯二的支點,細挺的臀自然地抬起,劃出美麗的弧線,成為一個主動誘惑的姿勢。

翔一副骨感的身軀,突起的肩骨隨呼吸起伏,像要脫蛹而出的蝴蝶。砂月有些欣喜地伏在震翅欲飛的蝴蝶上,有一下沒一下地吻著,自後頸慢慢滑落至背中,蝴蝶零碎不屈的哭喊亦令他滿意,放在他腰間的手終鬆開,若即若離。

砂月嗅著翔身上清爽的沐浴乳的味道,戲謔地問:「嗯?沒用到那月準備的牛奶浴嗎?要是把那月叫回來,只會讓他失望吧。」

「那種、甜膩的…本大爺才…不用…嗯哈……!」冷不防砂月的手指突襲,一隻、兩隻、濕潤的、閑熟地打開未曾開發的秘穴,翔猛地打了個顫抖。

「唔唔…嗯啊…嗯……」他不由自主地喘息著,惹來預料中的嘲笑。

砂月一隻拇指輕按在不斷呻吟著的小嘴,另一隻手加快開拓的進程。「可是,這裡、還有這裡,似乎很樂意發出甜膩的聲音呢。」

一時之間,翔想不到任何反駁的話。除了被突入的一下有點痛之外,身體竟很快地配合著砂月的活動。更悲哀的是,幼嫩的下身因為這個簡單的動作而更興奮,屈辱與羞恥的感覺不可分割地一併升至新高點。

逐漸沉淪於快感的身體,甘於成為玩物的身體,翔忽然覺得自己很可憐,他無法逃出「四之宮」,不論白晝還是夜,他都只能成為四之宮、那月和砂月的玩偶……嗎?

「痛…不行…啊、心…很辛苦……」

砂月對翔內心的掙扎一無所知,掌控著兩人的快感的他徐疾有致地刺激著身下的人的敏感點。以為翔又要作無謂的反抗,細心聽那異常急速的呼吸,想起他心臟一直不好,砂月停下動作,把翔扳向自己,緊張地問:「喂,翔,沒事吧?」

「砂…月……」翔未找到焦距,只是神經反射地回應。

在聽到對方完整地叫出自己的名字,砂月整個人放心下來,他彎身摟住比他小隻的人,把頭埋在翔的耳邊,以幾乎連自己也聽不到的聲線說:「還好…不然我也沒法跟那傢伙交代了。」

又是那月。只能以影子生存的砂月,對那月似乎有種超乎尋常的執念。

「砂月……」翔理順呼吸,嘗試提問:「如果這只是你對那月的『報復』,你可以停止了,別勉強了,你是討厭我的吧…?」

砂月的嘴角微彎,他撐起身子,托起翔的下巴,笑道:「嘿,翔,你認為我有那麼多時間去做不喜歡的事嗎?」就算是玩具,也是因為喜愛才將尚餘無幾的時間花掉而不後悔。

砂月再次深入翔嘴裡,鼻尖前沾滿兩人的熱氣。跟之前的不同,此刻的親吻並不霸道,翔不單忘記要掙扎,甚至乖巧的跟著節奏,彷彿在跳華爾茲。

親密的接觸比語言更實在,翔知道砂月說的不是謊言。異常溫柔的感覺,更讓他無法分辨那到底是那月還是砂月。

他想,或許砂月焦躁的原因,正正是搖擺不定的自己吧。

「啊嗯……」被溫柔以待,身體對接觸的敏感度提升,脆弱的部份再次有感覺,快感和焦躁一併襲來,被綁在後面的雙手令他狼狽不已。

「砂月、放開……手……」

不知不覺解除了衣物束縛的砂月,正覷望時機進入翔的秘密花園,已經馴服的小貓原來仍不安於室。「砂月、砂月……」砂月縱有不滿,但對方一次一次的用倔強而虛弱的聲音叫喚著自己,加添他的疑惑。

黏濕的少年軀體分離,砂月難掩怒火,對水藍的瞳不客氣地說:「你到底在想甚麼!」

湖水藍的圓瞳受情慾染,投送迷濛的眼神:「砂月…解開…我的手……」

「解開了你就會逃吧?」即使是兇悍的砂月,面對可愛的請求也無法不心軟起來,但他還是硬著心腸,無非是為了要翔親口說──

「我…不會……」

砂月抿住上彎的嘴角,小心而敏捷地替翔除去唯一的束縛。

「唔~?明白了只有我才能滿足你麼?」砂月把下身的碩大頂在對方的入口前,嚇得翔退縮回去,可惜才剛解放的手臂仍在發麻,使不上力。「『吶,小巧可愛的小~翔❤』」

翔隱約看到,兩個身影重疊了。

「…不准、說『可愛』……!」翔別過頭,十趾抓緊床單。

砂月開始有點了解那月對精緻可愛的東西的追求了。

與此同時,如同雙胞胎的競爭心冒起,砂月有種優越感,眼前是那月一輩子都無法目睹的美景。只有他,四之宮砂月,才能完完全全地把四之宮那月一直追求的東西得到手。

砂月想要把翔的雙腿扳得更開。指腹感受到的微顫使砂月不敢輕舉妄動,顧及翔孱弱的心臟,砂月改以輕吻性感的大腿內側,雙手分別略微提起對方細薄的左右腳掌,逐漸解開趾間緊繃的防線。

「啊哈、砂月……」

翔輕聲叫喚,砂月只把它當作享受的呻吟。翔不甘被忽視,手也不再麻痺,他挑釁似的抓住砂月的頭髮,語帶不滿:「叫你、喔…不是砂月嗎?」

「怎麼了?」砂月撲上前,不懷好意地笑,翔又噤聲了。看著翔澄亮的眼睛,砂月拉起他的指甲放在自己胸前,把磁性的男腔輕輕放在他耳邊:「只有自己被摸很不滿意?那麼,你也來摸摸看吧。」

整個人被砂月裹住,指尖所碰是男人結實的胸膛,身下的痛感明確地向翔昭告兩人體格的差異。

好一個狡猾的男人!

翔不甘被捉弄,他又捏又拍打砂月的胸膛,但在這狹小的空間裡根本毫無作用,反而讓他的動作添加幾分煽情。

體下越加推進的痛感令初嘗人事的半熟男孩份外難受,痛苦又刺激,唯有在不止的呻吟宣之於口時才變得好過點。而翔又是那種倔強的少年,他不喜歡這種象徵認輸的聲音,便不斷以對方的名字互替,浮浮沉沉,像隻溺水又不願被救的彆扭貓兒。

「唔啊…砂月…嗯嗯……砂、月…」

細小的少年的一言一行在情慾高漲的十七歲少年眼中盡是挑逗,同時卻又對用盡方法仍緊閉難開的幽穴感到懊惱。撫著心臟跳動的位置又讓他心軟,他把翔輕輕抱前,像吸血鬼輕啃對方頸側脈動的地方。

小巧的少年抖了一下,僵硬的身子似乎放鬆了點。「砂月、砂…嘎…月……」耳邊傳來香軟的喘息,瘦弱的雙臂主動迎上比自己大近乎一倍的另一具身體──像在告訴對方「想要被吃掉」。

砂月從不否認自己是隻野獸,他順從可愛的邀請,把嬌小的貓兒吻了一遍又一遍。

翔沉醉於嬉水裡,底下的防衛終順利瓦解。砂月提起翔的腰,凌空的雙腿無處可依,最後調成適當的角度勉強擱在砂月的後腰。此時砂月已長驅直入,待翔發現之時,已把最裡面的風景飽覽無遺。

翔不敢相信自己能容納砂月的碩大,他驚慌的封住出口,反倒成為一道助力,扣緊彼此。每一下細微的律動都刺激著精神末梢,然後像觸電後全身酥麻,如是者不斷地重覆著,伴隨著一波接一波新鮮的快感。

「唔嗯、嗯嗯…砂、…啊…哈……」
已經無法再用任何言語抑壓真實的感受,染上情色的哭喊如迸裂的珍珠散落一地。

「『凡是細小的都可愛』(*1)……現在看來,簡直是至理名言呢。」戲謔的音符散佈在空氣中。

「囉唆…!快點……」翔覺得自己快要被慾望淹沒了,連一直頂在頭上的男子漢尊嚴和羞恥感都拋下,在心臟停止前,他希望盡快迎來前所未有的高潮。

砂月也快到臨界點,他佔據的時間快要結束了,仍不忘考驗身下纖巧少年的理性。

「再叫一下…我的名字……?翔…ちゃん。」



「──月…!」

你在叫誰呢,翔。


×

又是一個被鬧鐘吵醒的早晨。

十七歲少年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習慣地往床頭摸索眼鏡。睜眼醒來,旁邊竟然多了個可愛的室友,並且正挨著自己、沉穩地睡著。

酷愛可愛東西的少年差點大叫出聲,然後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找出照相機,拍下天使般的睡顏。正要動身,小巧的室友眉頭微皺,發出細碎的夢囈,嚇得少年立即住手。

睡得正酣的少年踢了下腳,身子微傾,又再次平靜下來。

些微的郁動牽動了單薄的被單,它稍稍褪下,露出少年雪白的肩膀。那月拿起勇氣稍稍掀起被子,埋藏在底下的真相震驚了四眼少年的腦袋──小個子的室友正全裸的睡在他的床上。

那月也不知自己是興奮還是害羞,面上蒸上一股熱,腦袋登時當機,只能輸出滿滿的「可愛」。

血氣方剛的少年實在無法坐著甚麼都不幹,可是他又不想吵醒可愛的天使,最後,用他這輩子的溫柔,輕撫少年的臉,落下一吻。

「早安,我親愛的、小巧可愛的小翔❤」

×

書桌上,留下受星星先生們指引的曲子。

其中一首,是嶄新的概念,曲段矛盾卻壯麗。


【註&Free Talk】:
注1:見清少納言《枕草子》

那月不論哪個人格都是變態可是翔ちゃん始終都在他身邊(應該是甩不掉)實在太萌了(*∀*)
第六集小媳婦樣的翔ちゃん實在太萌了,那翔大爆發不禁想他們這樣那樣的事…(艸)
原本應是純粹的肉最後變成有點謎樣的東西,那砂之間和翔對他們的感覺還是一團混沌……唔不過正在床上忙著的人沒那麼理性一次過把所有東西釐清吧w(別給自己的BUG找藉口!)
結果這文最值得紀念的就只有寫文速度(跟自己比較)(還要是H)而已,永遠不會忘記一天爆了一半的「神速」(雖然後來再而衰三而竭了^q^)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795-d3623a5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