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普奧]暴雪後春意乍到。

2012年02月15日 02:47

.現パロ,短打
.過期了的214情節,半夜的段子,不考究注意
.2/15:後續追加



頭痛。

基爾伯特覺得頭很痛。

因為暴風雪交通癱瘓寸步難行,待在公司結果變成無盡的加班地獄,在風雪停下的一刻基爾伯特差點把晨光當成耶穌光……不過工作狂體質小休了三小時再啃兩杯特濃咖啡又像沒事人一樣對著雪花般的文件去。

然而,傍晚六時踏出公司,呼吸久違的新鮮的空氣,大概十步左右,基爾伯持就開始覺得頭痛。

很頭痛很頭痛非常頭痛,頭痛得要是手上有刀子,他準會拖著這被咖啡硬催谷至極度頹靡的身驅無差別殺人。

也沒差,他就是想把所有令他頭痛的元兇殺掉,全滅。

啵!

又一個粉紅色心型投彈往這邊扔過來,分毫不差的扔到基爾伯特腦袋正中央。

基爾伯特悻悻地揉著頭,漆中一下閃光,把他將瞌的雙眼照得險瞎。他狠瞪那雙熱吻的戀人,反讓人家笑得更甜蜜。

一股濃郁俗氣的香氣溢出,是迎面而過的99枝玫瑰花束,刺激著基爾伯特所有神經。

他真想在街上大聲吼叫,刺骨的空氣在他張大口的一瞬把他的喉嚨連心肺一併冷凍,他除了咳嗽甚麼英勇的事都沒做到,因咳嗽而繃緊的太陽穴更加發痛。

唉。

連同日夜不眠消化不良的胃氣還有戾氣一同吐出來,在異常的初春,基爾伯特帶著憔悴的面容,雙手插袋、微曲身子,無聲的忍受著四周令人煩厭的事物,沿著回家之路低頭急步前行。

叮噹、叮噹、叮叮叮叮噹!

基爾伯特連開門的心情都欠奉,放著鑰匙在公事包跟雜物混在一起,隨意的按下自家門鈴,可是居然沒人回應!

「阿西!快開門!在廁所拉屎嗎!要你哥冷死是不是!快出來開門!」

捱了好幾天夜加上在回家途中受盡苦難的銀髮男子,心情差得不是吐兩句粗話就能解決,連對最親愛的弟弟也不客氣大罵。

咔。
一下門打開了的聲音。

果然要用罵的才肯有動作,這天的人真是每一個都欠揍。基爾伯特這麼的想著,然而打開的不是面前的門,而是鄰家的門。一個戴著眼鏡、穿著整套睡衣、披上深紫色外套的少年從門縫探頭。

小少爺。

基爾伯特看著眼前一身舒泰的裝束,不由得給他起外號。雖說是鄰居,但基爾伯特除了偶然周日早上早醒了碰到去教堂禮拜的他,幾乎沒打過招呼。

「路維希在下午時被一個橙棕色頭髮笑咪咪的朋友給拉走了……」

「唔…是小菲利吧?」基爾伯特直直的看著眼鏡後的紫瞳,「你怎會知道?還有你跟我家阿西很稔熟嗎?」

「我從市集買完東西時…剛好碰到下課了的路維希他們。我跟路維希偶然會同時出門,會寒暄幾句。」基爾伯特也知道自己的語氣不友好,沒料到對方會老老實實回答。不過說到買完東西後那個停頓點有可疑,似乎在隱瞞甚麼。

基爾伯特拉下嘴角、挑了一下眉,好像對答案不滿意的樣子,使對方自動報上名來。「你是路維希的哥哥吧?不好意思,來了這麼久還未跟你打個招呼。你好,我叫羅里赫.埃爾斯坦,敢問貴名?」

「基爾伯特.拜修密特。」

一陣冷意拂過,對面的小少爺拉緊外套。

「不介意的話,在路維希回來前,要不要到這邊暫留一會?」

還以為終於可以跟家中香軟的大床相擁而眠,結果還是要在其他地方留宿嗎。不過在這種日子,總比一個人對著電視機好點吧。

看在小少爺傻呼呼在風中搖曳的呆毛份上,基爾伯特接受了邀請。

與滿地雪白的室外相比,小少爺的家溫暖非常,針刺的頭痛不知不覺消失得無影無蹤。


──暴雪後春意乍到。



----------------------
【後記】:
不知有沒有1年+沒寫普奧了…結果阿普仍是去死去死團VIP,太睏了少爺只是剛登場就草草結束了(好意思
第一次的現趴囉,感覺阿普現實中會是工作狂,本家漫畫中的現代阿普都很,但記得有設定他其實也是有工作的,而且WW2前的阿普除了打仗就是打仗,也算是工作狂吧(笑)
阿普對乾淨的鄰居初印象不錯(雖然被說小少爺對一般人來說不是什麼讚美XD),後來知道他只是個普通演奏家(雖然有多份音樂相關的兼職但工作狂阿普看起來很)而且最擅長的是迷路的話會更不客氣地損他吧XD
遲來的情人節快樂~

以下是不知中間相隔了多久的後續w
-----------------------




難得的休日,基爾伯特被嘈雜的人聲吵醒。

「喂,小子,小心點!別撞到門框!」
「先生,待會可否多找兩個人幫忙搬鋼琴呢?它可是我最貴重的家當了。」
「埃爾斯坦先生,我們已出動到全公司最壯的人員到場了,以這個價錢來說已是十足的優惠了,我們盡人事吧。」

模糊的人聲隨打開的門跟早晨清爽的空氣一同清洗基爾伯特的耳朵,壯漢粗大的嗓門和青年緊張不失優雅的聲音清的響起。

「小少爺,你買了新家具?」
基爾伯特撫平因睡相不佳翹起的頭髮,裝傻的道。

「您這個笨蛋先生,怎麼看都知道是搬家吧。」
紫色的瞳生氣的說,發出亮晶的光芒。

「為甚麼要搬?」
不是問搬到哪兒,而是問為甚麼。

「我參與的樂團倒了,最大的收入沒了,再租不起這區的房子。我已經在市郊找到間合意的房子,能放下我的鋼琴,不錯吧?」基爾伯特毫無反應,為了舒緩尷尬的氣氛,羅里赫連他沒問的東西也一併回答。

「那你的夢想呢?在世界最享負盛名的舞台上彈奏自己創作的樂曲、讓所有人認識並且愛上你的音樂大言不慚的夢想呢?是沙堡壘嗎?」

「我沒有說放棄,只是現在情況不容許,待安頓下來我會再--」

「既然說得偉大的夢想都可以隨便放棄的話,那也別執著可以放鋼琴的房子了。」

基爾伯特揚起手,對著搬運組頭目模樣的大叔高聲說:「麻煩大家把家具都搬回原處,埃爾斯坦先生不搬了。至於搬運我會付雙倍給你們,可以吧?」

「笨蛋先生,你在做甚麼?!現在要搬房子的是我,你憑甚麼代我發言?」

紫色的瞳孔收細,頭上的呆毛衝得直直的,要是他是機器的話頭頂必定在冒煙。

基爾伯特沒有答話,「反正公司正缺一個花瓶(本大爺的私人助理),就你來吧。放心,本大爺用的都是上等貨,付得起樂團的薪水有餘。」一臉嚴肅說著欠揍的話。因為表情實在太認真,令聽者不知該反駁哪樣。

「笨蛋先生……?」
羅里赫深呼吸,語調轉柔。

罵是被罵了,但只是這種搔不到癢處的程度,有點出乎意料。

「是?」

「請問你是否確定已完全睡醒了?」

「啊?」

「亂說夢話,代價可會很高喔。」紫水晶的眼瞳眨動,如同夜空的星星動人。「明天開始,請準備一百朵雪絨花來吧,不要失禮貴價的花瓶喲。」




-----------------------
【後後記】(煩
阿普不知不覺進化成不聽人話少爺也跟著壞掉了對不起;w;
有人看出最後少爺是(認真地)說笑吧不這樣就要在大群大漢前跟笨蛋先生吵起來太失禮了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11-6540ff09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