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香冰]午間☆劇場

2012年03月10日 02:39

.不良少年香君正常運轉
.高校生男子的日常(大霧)
.名字簡略(省得弄機械人)
.勇洙的觀察日記
.勇洙是香君悲劇的惡友設定,不知為何某程度上變成了好人(OOC了對不起
.我也好想玩DrawSth!!!!(痛哭)(重點錯






午休時間課室一隅。

冰如同一般好靜的學生,吃飽飯沒事做不是到圖書館看書就是坐在課室一角把自己與繁雜的世界隔絕。今天他也坐在窗邊,拿著The new iPad(*1)時而沉思時而輕快點擊。

在這個資訊電子化的年代,新聞、雜誌、書刊等等都加入電子化行列。脫下抱著滿手黃舊養著書蟲的古書的書獃子外皮,現代的文學少年也不讓潮童專美,只消帶上薄身的平板電腦一台,萬千世界盡在眼前。

等等等等,好像有點不對勁。

請容我重新再描述一次。

冰同學的確一如往常靜靜的坐在一角沒錯,之不過他坐的不是自己的坐位,而是後一個座位亦即是香的位子,更精確的說法是他正坐在香的大腿上,香則從後環抱,雙手放在冰腰間。仔細留意…其實也挺顯眼是了,冰同學的身體在上下微微震動著…動源應該是下腰部份……

啊.哈.哈.哈。

周圍蘊釀著不同的聲音,那邊忽然高聲大笑把另一邊的悄悄話給掩蓋了,炸鍋似的人聲此起彼落,然而當中一些利害字眼還是順利傳到順風耳的起源的我耳中。

不得了,為了我的死黨的名聲,我得當第一個好人去查明一下真相。

「嗨。」

「啊,又畫錯了!就說香君你不要搖那麼害嘛,對方一定在嘲笑我了。」

就在我打招呼的同時,淺髮北歐同學同時低聲發出一句曖昧的抱怨,白裡透紅的兩頰不經意鼓起,讓嬰兒肥未脫的臉看起來更添稚氣。

「別找我做藉口,乾脆承認吧,是你的技巧太差了呢☆」

香跟冰的身高相若,現在因為香把冰墊高,前者的頭只到後者的背中。他埋在冰的背,把聲音壓下來,聲音聽起來帶點情色。

我跟香是穿一條褲子大的死黨,他是隨性到哪種程度我用腳趾頭已了解,不過光天化日之下也太得意忘形了啦你個混帳。

「你們就收斂點吧。看,後面的女生都在竊竊私語了。」我伸起拇指引領他們的視線。

冰隨我指引往前門方向看了一下,然後帶著閃縮的眼神飄回iPad顯示屏上。至於我的死黨──曾公然擾亂全校最麻煩訓導柯克蘭老師的課、偶然出外參與群毆(一個對有時五六個最多十個)──果然、一如所料地說出這樣的話:「嘖,她們『食花生』(*2)關我鬼事?女孩子都愛說說話啦能管那麼多嗎?該說你何時變得那麼雞婆?」

「你是甚麼人我倒不想管啦,不過人家冰同學是好孩子,因為你而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不覺得罪過嗎?」其實我跟冰不算很要好,和他認識主要原因也是因為香,他跟我們真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類型,想是起源基因作祟,有些時候總有這種奇怪的保護念頭。不過,理所當然地,被香四兩撥千斤耍過去。

我的死黨發出幾聲令人討厭的乾笑,「哈哈,即使全世界的起源都是你,我也不會把阿冰交給你喔,死心吧,勇洙。」

環著冰的手扣得更緊,兩具青春少年的身體貼得更近,冰的臉上明顯浮現出幾分尷尬,再也無法從容地看iPad。察覺到我的視線,也許不遠處的後方也暗暗地投來視線,冰終於懂得反抗,「啪」的一聲一巴打向香的大腿:「都叫你別抖腳了,我很不舒服呢,再抖我就踩你的皮鞋了。」

「啊──?」

「幹麼啦一臉蠢樣。」香和冰同時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我,我還好像幻聽到我的死黨附帶一句嘲笑,才發覺我的嘴巴張大了正在吃風,好冷,欸,應該是他們的玩笑太冷了。

「鬼啦你只是在抖腳啊?」我一邊扶正我的下巴,有點口齒不清地說。這傢伙一向有這種壞習慣,在一大群不良少年中這習慣並不特別,甚至會被認為是帥氣的動作,但我想今天之後我會開始討厭這個動作。

「不然呢?」我的死黨又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哎呀~難道你以為我們會在光天化日做『你想的那回事』嗎?這種好福利當然是本少專──」

「夠了,我要回去了!快放開我!」大抵是我們的對話超出了好孩子的羞恥範圍吧。倏地,香一直抱著的銀髮同學把iPad一把塞到扣著他的臂彎,然後手慌腳亂地想擺脫這種窘局。

看著這種情景我才如夢初醒,就算香有那個膽子,也不代表跟他在一起的人也一樣無恥。啊算了算了,就算所有東西都是起源於我,我也不能預測香這個怪人的行動,由他會惹上優等生冰一刻我早該明白此理。

香有些掃興的把iPad隨便的放置桌上,顯示屏上打開的原來不是甚麼電子書,而是最近超流行的「DrawSomething」。

照香的性格不會那麼乖巧順意,明知道冰尷尬得想逃還是故意跟他鬧,硬是扣留他不放手。文靜的冰也不客氣一腳往香擦得發亮的皮鞋踹,一毆十的不良少年怎會中計,他巧妙地閃開,倒是先出腳的冰一個踉蹌,玩得正興的香和因以為再沒我的事而退後了幾步的我都來不及抓住,銀髮同學就這樣大咧咧的在我們面前摔了一跤。

「你沒事嗎?」我和死黨幾乎同時伸出援手。為了避開桌子的稜角,冰把重心放在上半身,千鈞一髮之間扶著鄰座正空的椅子,似乎沒做成損傷,可是跌倒的姿勢還是會難看,他扭著腰,屁股翹起,加上一張男生中算上可愛之列的臉蛋,效果跟一些少女模特兒的硬做出來的性感照相仿。

我之所以能往那邊聯想,絕對要感謝我的死黨,他已經衝上前後補英雄救美了,可是那顆青春期的腦袋卻在不適當的時候出了岔子,至使他露出一張強掩猥瑣、眼神恍惚的臉。

冰是乖孩子但不是笨蛋,哪會猜不到這種露骨的表情的真意。既不理會作為猥瑣男友人的我,也忽略猥瑣男本身,拍拍身上的灰塵便逕自站起來,一聲不響的離開課室。

剩下的青春肉慾無處可洩該怎麼辦呢?古板的教科書上不是說了嘛,打球也好,游泳也好,將多餘的精力用汗水發洩出來。但以我的死黨的脾性,應該會出外遛躂,隨機特地去跟人碰撞然後先發難說是對方撞過來鬼扯一番最後大開殺戒吧。

叮叮噹噹──

上課鐘聲響起,優等生及時回到課室,雖然他仍對後座不瞅不睬,但總算把他拉回焦點。

接下來的事情不是我親眼看到的,是我後來從旁邊一直盯著他們的女生得知(內容有沒有加料我不想考證),說我是香的好友,想以此套取多些八卦的樣子。

生理反應未退消下,香還是不太敢看冰,濃密的髮埋在雙臂中。他知道這次冰真的生氣了,也唯有硬著頭皮跟他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啦……是我不對……我不應……──」

不知道是明顯的示弱奏效呢還是怕他會越說越把不該說的說出來,冰態度軟化,接受了道歉後後座卻一潭死水,優等生不得不回頭了解個究竟。優等生並不完全如表面般只是一般的可愛男生,該強硬的時候也會使出力氣來。

他強行把香從兩臂中拉起,語帶不滿:「你在消沉個甚麼勁?」

與生氣的木槿紫對上,原本蒙上一層灰的眸頓時變得鮮活起來。香瞇起細長的眼睛,在冰微熱的耳邊說道:「你得…負起這個責任。」說罷便在軟且薄的耳朵咬了一口,小心翼翼又好像要把全身的力量發洩上去的……

聽到這裡我覺得自己的耳朵也開始痛起來。這傢伙一向滿暴力的,想不到對著喜歡的人也可以這麼放狂。

可以的話這個轉折我還真的不想知道,反正我見的事實就是冰同學自此生氣了足足一個星期,好像是有沒有這個過程也會得出的結果。

細碎的少女耳語又再次在耳邊徘徊,眼睛像被照傷一樣痛,耳朵也長繭了,為甚麼一切的起源的我得受這種折磨哩!?

「八卦的起源可是我!你們給我適可而止!」




註1:所謂的「iPad3」,7/3/12美國初上市
註2:香家的「圍觀」、八卦


【free talk】
那只是中學生很平常的肢體動作,腦袋一時秀逗了想著如果是香君的話就可以把它變質(喂)
接著不知哪個機關壞掉了變成第三者的第一身敍述故事,勇洙被閃瞎了吧辛苦了QVQ(怪你
因為只是無聊小劇場連篇名都(ry真對不起orz
單體的話可能還喜歡小冰多一點點但不知為甚麼相隔那麼久對冰的描寫還是不擅長…大概因為像是神聖的存在所以不能隨心玩弄(你看香君崩壞得多興奮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15-d49825a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