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西普]Kiss as a Trap

2012年05月12日 17:15

.現パロ
.BUG、微方言注意
.稍微有些下流(?





「今晚收工來飲返杯吧!俺調了新酒喲!(✿´∀`✿)」

發短信的人生怕別人不知道他用何種心情邀約,連表情文字一併附上,散發一種懶洋洋的氣氛。
忙得正開的時候看到這種訊息,讓人不知該生氣還是期待好。
「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嗎笨蛋。
基爾伯特飛快按了幾下手機屏幕,最後還是取消發信。
因為對方是一旦回了他便會得寸進尺、所謂熱情的西班牙人。

累死!
跟猶太人談生意真的不打醒十二分精神不成,既要小心對方的陷阱又要按著自己的脾氣,幾小時下來,基爾伯特覺得好像打了一場大仗,整個人都快散架了。
現在他最想做的事,是大字型攤在家中香軟的大床睡夠十二小時。

然而雙腳卻不聽使喚走到酒吧街來。
由街尾數上第三間酒吧,半圓頂的木門,為求亮眼圍上一些帶俗的燈飾,裡面大都是深髮蜜肌的客人,每次到來都使基爾伯特覺得自己像個異人。幸好昏黃的燈光把他銀色染成同色,令他不至於太突兀。
即使基爾伯特沒有貓頭鷹般的夜視力,也認得吧桌前兩個親得特別火熱的狗男男是熟人。
「就算自己是老闆也收歛一下好嗎,以後你的客人只剩下基佬了。」
基爾伯特站在親吻的兩人中間,居高臨下,本身色素淺的他猶如融化於光影中,紅寶石的眼睛卻是相反地吸引眼球。
「哎呀,基爾,還是那麼精神啊。這陣子都不見你來,還以為你們吹了。」金髮鬍渣男一隻腳從高腳凳上站起來。雖然知道友人不吃這套,仍給基爾伯特打馬虎眼,回應他的當然是更難看的神色。
「本大爺可是很忙的,不像你們一個罷工當正業,一個光坐著有錢收。」
「哈哈,哥哥我說啊,小基爾老是不明白自由的美好呢。好了,跟東尼打了招呼,又見到基爾,哥哥我也回去了,不能放著美女獨守空桌太久啊。」他提起酒杯,甩著不羈的馬尾,消失於昏暗中。

酒吧老闆長著一張娃娃臉,傻氣的笑臉更像個孩子。他拉著基爾伯特的手臂,隔著衣料仍感受到其略高的體溫。
「基爾,現在是歡樂時光,別繃著一張臉,坐下吧。你會來真是太好了,還以為你要不理俺了。」
基爾伯特雙手交疊放在吧桌上,跟酒保要一杯大啤酒,睥睨身旁的傻臉:「剛才一直不說話現在倒是滔滔不絕啊?」
「欸?因為看到你們很開心嘛。我們好像很久沒在一起了。」
「少騙人,法蘭西斯三幾天便來打諢,你不甘寂寞到這個地步嗎?」
「基爾,」酒吧老闆搭上旁人的手,聲音稍稍壓低,「俺說『我們』吶。」
「?!」

不要看,那雙深邃的眸會把你整副靈魂吸進去。

「啤酒。」
酒保把啤酒放在桌上,桌子如被打樁機錘了一下,啤酒濺了些到基爾伯特的指背。
基爾伯特沒有生氣,反而鬆一口氣。
「都說本大爺很忙了。」紅瞳的焦點轉移,豪邁的舉杯,「啊~下班喝大杯啤酒果然是最高享受!」
「飲甚麼啤酒呢,俺都說調了新的雞尾酒了。」
話裡雖無慍火,唯以酒吧老闆比常人低的沸點而言,該也不是在高興。
「卡洛斯,俺的『安東尼奧Special』,拿出來吧。」
「對不起,沒聽過這種東西,費爾南斯先生。」
卡洛斯低頭抹著杯子,正眼沒看他老闆一眼。
「哈哈哈哈,安東尼奧能請到你真該感謝上帝!」
基爾伯特的啤酒已差不多見底,杯裡只剩下一層白色泡沫。
酒保聞得客人稱讚,跟他對上眼,禮貌地微笑:「謝謝你的讚賞,基爾伯特先生。」
「嘿,卡洛斯,俺才是你的老闆哩。」安東尼奧揚起嘴角,不似在責罵,「給俺來杯烏柔酒吧。」

希臘國飲烏柔酒那蒸餾過的花椒和小茴香的味道,單單「辛辣」並不足以形容其口感,它獨特的烈性足以令人忘記前餐餘味。
安東尼奧腳尖輕勾凳腳,與鄰座的距離從一隻手臂迅速縮短成一個親吻。
過於利落的動作殺基爾伯特一個措手不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嘴唇被強佔。
「真可愛呢基爾,嘴巴都沾上泡沫呢。俺的啤酒好喝也不要這麼猴急呀。」安東尼奧稍稍吐出舌尖,給基爾伯特的上唇舔去多餘的白沫。
「混蛋!有人看著!你是吻上癮嗎?」基爾伯特顧及左右,抑壓著聲音。他用手背擦著嘴,西裝袖口沾了些口水。
基爾伯特口中的「人」在遞上烏柔酒之後已接待其他客人去了,至於其他客人……更不消說了。
「太令人傷心了,基爾把俺說得像誰都會吻似的。」
看著安東尼奧一副受傷的表情,基爾伯特挑了挑眉,「你九分鐘前不是才跟法蘭西斯打得火熱嗎?」
「嘿~?基爾有在妒忌,俺覺得很開心。」
「哈?」
「之不過呢,誤會還是得解釋。」安東尼奧擴大笑容,「法蘭西斯那個,是他看起來想要親,俺便如他願了。而基爾的則是--
俺自己想吻的對象。」

光是接吻已花光所有力氣。
面頰被捧在掌心,重心失重,撐住凳子的手成為唯一支點。
周遭的嘴巴彷彿都為此議論紛紛,頭頂金黃的射燈把他捧上主角台階。基爾伯特像隻處於警戒的箭豬,身子硬直,甚至毛管都豎起來。
焦躁不已、焦躁不已。
而刻下眼前的男人靈活的舌尖卻緊緊跟他纏在一起,誘惑道:
『放開手,跌進俺的懷裡吧。』
安東尼奧沒有因基爾伯特的不配合而退卻,偷渡一口氣,接著便是更加纏綿的進行式。
熾熱的、奔放的、粗魯的、溫柔的,敲開守衛深嚴的古宅大門。
一板一眼的國人根本完全不是拉丁裔男子的對手,舌頭發麻,熱掌把後腦勺摷得亂作一團。
迷離的燈光下只有自己的身姿的寶石更令人目眩,基爾伯特不敢正視,輕輕閉上眼睛。在漆的世界裡,只有兩個人間灼熱的火花。

彷彿已經過了一個世紀,抬眼向牆上的指針才不過移動了三幾格。
世界雜亂的聲音──包括自己紊亂的呼吸──一湧而進,基爾伯特的目光再次銳利起來。
迎面輕拂過來的,是一襲春風。
「這是一個月的份喔,滿足了嗎?」
明知故問。
比自己還大一點的男人得意得像個待賞的孩子,一陣躁熱自身下襲來,基爾伯特霍地站起,赤紅的雙眼睥睨著他,「哼!甚麼滿足不滿足的!本大爺要回去了!」
手被輕輕拉住,蜜色的手掌溫柔地覆上,再將之收進掌心。白皙的手屈成拳,覆上的另一隻手把拇指攀越拇食指間的洞穴,沾一點力然後滑進去,更在手壁似有若無的悉悉索索。
「嗯,俺等一下就來。」
前潮未退,新一襲的緋紅又浮在淺色的臉龐上。

「混帳,別開玩笑!」
基爾伯特冷淡的甩開安東尼奧的手,因為大門被他狠狠關上的關係,頂上的搖鈴響得特別響亮。如此種種映在安東尼奧眼中,是情人熱情的邀請訊號。

別開玩笑了,整整一個月不見,一個小小的親吻怎能夠滿足?
應該說,由一個親吻展開的,是更多更多更多的不滿足。

「可惡,興奮起來了……!」




Kiss as a Trap –end.



【free talk】
蕃茄土豆湯好喝☆(別鬧
一直暗暗地萌著野菜組,直到最近忽然腦袋一熱就生出這個妄想>w<
原本只是隨意一個段子,沒想到也能拉成一個小短篇
阿普有點死心眼的個性現代架空的話總覺得他會是個認真工作的人,安東哪裡都是懶洋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其實心思細密(根本是機心重,笑),這樣就算阿普千萬個不願結果還是會跟著安東的步調走…很喜歡這樣的野菜組~
依然無法理解的話請把這種關係幻化成蕃茄吃下硬邦邦的土豆的樣子>////<(喂
寫著發現真的非常喜歡這兩個角色,都不敢照鏡子看自己的痴漢臉,蘇著寫CP的感覺很詭異可是…總之一本滿足>v<!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16-bfab84c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