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海常]王様のゲーム

2012年07月29日 14:08

.笠松生日賀
.裏設定兩個人當時大概都沒有戀愛心,沒浪漫也沒有CP感請見諒
.本來笠松應該更帥更壯烈(ry
.而我不知道森山巨巨在搶戲啥(扶額




「大家,來玩國王遊戲吧!」

森山來勢洶洶的說。他上廁所回來,手上多了一個籤筒。

包廂裡的大家對突然冒出跟是日活動無關的東西滿臉疑惑,正唱到高潮部份的黃瀨也因為錯諤甩了拍子,任由音樂獨個兒在室內跳舞。

「出外轉了一圈我清醒過來了!環顧左右,就只有我們的房內是清一色男生,卡拉OK這麼棒的聯誼工具就被我們浪費掉了!」

「那跟國王遊戲有甚麼關係啊?我們沒事先約女生,會得出這結果不是早就料到的嗎?」笠松一臉鄙夷,道出大家的心聲。

剛好螢幕播出新的曲子,在會挑情歌唱的除了森山就只有──「黃瀨,又是你的曲子啊~明知都是男的還選男女合唱歌,你是笨蛋嗎?」

「我超~喜歡這首歌的說!覺得我寂寞的話前輩可以陪我唱女聲嘛。」黃瀨把另一個麥克風遞到笠松面前。

笠松二話不說把黃瀨踢開,「把我當甚麼啊去死吧。」然後拿起搖控器調成女聲伴唱。

「STOP!就連我們的王牌也只有預設女聲伴唱,不覺得很可憐嗎?所.以.說,一班男生在室內最適合的活動還是國王遊戲!」私立海常高中籃球部得分後衛森山由孝,不止投球姿勢古怪,思路也異於常人,一旦他相信了事情便無法扭轉。卡拉OK包廂裡的籃球男子深知他脾性,雖無一接上線路也無他法,便一起跟著他走。



小堀和笠松先後抽中國王,一個老實人一個正經隊長,想也知道搞不出甚麼花樣。包廂瀰漫著「這玩兒要何時結束」的氣氛,森山暗暗念著下次一定要讓他當國王扭轉局勢。

森山的執念終於得到回應,他幽幽地舉起木棒,「這次的國王是我!」

細長的眼睛下帶上有些狡黠的微笑,狐狸先生到底想發出甚麼指令呢?

「唔……3號跟5號──親一個吧。」

幾個大男生立即看清楚自己的號碼,小堀和早川頓時鬆一口氣,換言之,3號跟5號就是──王牌和隊長了。

「森山!你個白痴,都是男人親甚麼鬼?!」

「森山前輩這不可能吧?!我會被笠松前輩踢飛耶,受傷可不鬧著玩呢!」

受國王任命的兩人同時抗議。

「對呢,森山,這不有趣吧?」

「沒想到(森)山前輩(有)這種僻好呢。」

其餘兩人也好言相勸。

「還不是因為你們,只有同性連遊戲都玩得那麼拘緊,怎能在女性面前表露風趣的一面?」

因為我們根本不想玩啊。大家腦內電波接合。

森山國王坐在單人沙發上,凜然道:「現在我是國王,得聽我的命令。3號跟5號快親。」



但見森山不為所動,小堀跟早川無奈地退到森山陣型,在遙遠的彼岸祝福兩位主角。

早川申明沒有特殊僻好,但想想能看見嚴厲的隊長難堪一面,說完全沒有興趣是不可能的;至於小堀,他看見森山正直不阿的眼神,再看看跟黃瀨吵鬧著又似乎跟平常有點不一樣的笠松,深信森山自有他的用意。

「森山前輩很認真呢,看來我們是不能反抗了。只是親一個而已,一秒就完事啦。」黃瀨抓住氣上頭的笠松,輕聲在他耳邊說,說到最後又逕自沮喪起來,「還是前輩你真的那麼討厭我,連跟我接觸多一秒也不甘願?」

「你沮喪個啥啦!」笠松神經反射出手比說話快,黃瀨後腦勺難逃一掌,「不是你的問題,是我的問題啦。上次…已經是四歲母親節時…親媽媽臉頰……我不太習慣…………」說到最後,隊長的聲音連威嚴一併消散。

而隨之冒起的,是耳根漸現的色彩,在燈火不明的廂房裡若隱若現。

「放心吧,我會用我的經驗給前輩補正的。」

「少得意了,笨蛋!」

就知道會被敲。黃瀨仍把話說出來,難得低姿態的隊長,不免讓人想逗弄。

兩人站在對面,十一公分的身高差讓畫面變得有些浪漫。偏偏這個時候房間突然燈火通明,原來森山把燈光調到最亮。

「不能忽悠過去喔。」

充足的光線暴露了兩人的差異,早川腦袋飛快了預組場景,舌頭因興奮而打結:「這不就(像)九點(檔)的男女主(角)嗎?」

沒有人聽得清楚吃了字的原句是甚麼,唯獨「男女主角」幾字完完整整的貫進笠松耳中。

「黃瀨你太高了!」笠松氣得面紅耳熱,耳邊還附加國王的催促,「森山你這混蛋給我記住!」

不過國王現在就是最高指令,再拖沓多一分就只會令自己尷尬的時間延長多一分而已。黃瀨感到隊長快到極限了,他蓋住笠松的雙眼,後者微微張口還想說些甚麼就被一道氣堵住了。

突如其來的驚慌襲來,心臟抽緊,呼吸彷彿也停頓了,全身動彈不得,直至推進加深的異物刺激味蕾,手腳才懂得反應,下一秒模特兒立即被推開到包廂的另一端。

「黃瀨你幹嘛把舌頭伸進來!!」笠松窘困的擦著嘴巴,卻不知自己說出的話才最尷尬。

「喔喔。」在場人士一同驚嘆,本來他們只是在思疑是否吻得有點久而已。

「順、順勢就……」黃瀨帶著哭音捧著肚子叫冤。

「順勢甚麼啊蠢材!你面前的可是男人啊!你都對男人自然就做嗎?」

「沒有!我發誓前輩是第一個!」

「別為這種事發誓!笨蛋!」

海常籃球部的傳統(?)是隊長教訓隊員時其他人不得插嘴,本來就樂得看戲的森山拉住要去當和事老的小堀,看著森山悠哉地吃起花生,小堀不禁質疑森山的動機:「森山,你該不會…早有預謀吧?」

「的確我是瞄到5號是笠松才想到這個指令,但對象是誰以及會發展成這樣真的不是我預計範圍之內。」見兩名隊友一左一右投以好奇和不信任的目光,國王瞪大他的鳳眼,叫大家相信他的眼睛。



那場鬧劇最後是怎樣結束,經歷多年早已被其他記憶覆蓋了,今天回想起來,那發黃的回憶聚成一種味道
──橙味芬達的味道。

對了,那天黃瀨點了橙味芬達,玩遊戲前還喝了整整兩大杯。

甜甜黏黏的。


為甚麼當時沒察覺到呢?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23-b16a88db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