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香冰]融點33℃

2012年08月23日 01:37

.友人西瓜的生日賀~~
.梗他很蠢,超蠢,無聊,煩,LOW B
.(省得弄機械人)名字簡略,羅尼=羅馬尼亞
.安定的香君,有些異變(?)的冰君
.稍微方言注意(有香君我就控制不了XD(喂)
.被叫X少是不良少年群的身證象徵是經驗談的浪漫(不重要
.小惡魔是我的私心
.下捏他稍微注意






「唔~~好熱呀~~為甚麼那麼熱呢~」棕黑髮小子像服貼身膏藥般黏在北國少年背上抱怨。
「那你還黏過來幹嘛,笨蛋!」被依附著的少年用力把膏藥甩開,可惜徒勞無功。
「阿冰白雪雪好像雲呢拿雪糕,看起來很解暑嘛。可是原來你比我還熱,欺騙我感情~」
「那你發現真相了,還不放手?!」冰頭頂冒煙。
隱約感覺到透白少年上升的體溫,香抱得更緊,「如果阿冰是因為我變得更hot的話我不介意熱死——」
「你說甚麼蠢話!!!」冰偏白的臉蛋染成一片櫻紅。他艱難地邁步,但憑他微弱之力根本不是有功夫底子的香的對手。
「喲呵。好一對痴漢怨男啊。」羅尼吃著冰棒笑著說,露出八重齒。
「才不是!伯爵大人快救我!」冰像恐佈片主角,但求脫離現狀甚麼儀態都不顧。
家族跟吸血鬼甚有淵源的羅尼聽到美名非常高興,一口吞下剩餘的冰棒,抓住冰張開求救的手臂,「來吧,再遲點要賣完了。後面的同學,鬆個手好嗎?」
「我不要。」香沒丁點兒放開的意思,是男子漢怎可以讓自己的人在眼前被別人捉走?
不良頭目的眼刀怪可怕的呢,吸血鬼大人想。
『香少的東西我怎麼動?我是來幫你的啦。』
『哼,我可以相信你嗎?伯爵大人。』
『你就信我嘛。』
「香!我數三聲!一!二!三──」完全被蒙在眼神交流會議裡的冰冷不防香突然鬆手,差點把自己摔了出去,幸得羅尼扶著,才不致變滾地葫蘆。
接住他的羅尼卻沒那麼幸運,無端又被眼神攻擊。
『哎呀,多少要收點手續費啦。』
小惡魔式的笑容。

「啊~熱死了~~是誰大熱天時把冷氣弄壞啊~~冷氣壞了還逼人回來補課收買人命咩~~」
拉開的領口扇不到一點風,冰不在身邊,一個人沒事幹的憤怒青年又開始怨天怨地怨世界。
「耶-我們回來了──」
羅尼搭著冰的肩高興地大呼,像走過勝利巡遊般。冰手中多了兩支薄荷色的冰棒,香的「飛佛」,光用眼睛已覺得透心涼。
「都說阿冰對我最好了。」
香停下動作,伸手想接過冰棒,銀白色的少年微笑,乾脆利落地拆開包裝,把一支微微發出冷煙的冰棒遞到不良少年嘴巴前。
「啊嗯──❤」
照冰那種彆扭的個性,香以為要把吃殘廢餐的夢想一同帶去見上帝。因此只要夢想成真,即使只是幾口就能吃完的小小的冰棒也已經很滿足。
香沉醉在朝思暮想的美夢裡不虞有詐,張開的嘴巴甚麼都沒吃到,領口卻被拉開,一道冷流突襲,香不禁直打哆嗦。冰棒過山車般越過少年肌理,順著不奉公守法收在皮帶裡的襯衫沿逃了出來,剛好在兩腿之間停住。
站在他面前的兩個少年終於忍不住捧著肚子爆笑,羅尼更笑得飆淚,「真的…真的成功了…哈哈哈哈……」
始作俑者是誰,香心裡有數。害他出洋相的一筆暫且擱在一旁,反正多虧它,他也想到新的點子。
「嘖嘖嘖嘖嘖,阿冰,浪費食物可不行呢,這不是你教我的嗎?」香執起已經冒水氣的冰棒,若有所思,「還是說……你想吃『我的味道』?欸~真壞呢❤」
對了!香在想不正經的事上轉數特別快!!!!
冰猛然想起,可惜已經太遲,縱使來得及扭過臉,嘴邊已沾上一陣清涼的味道。看著香猥瑣的笑容,冰有種他真的做了下流的事的感覺,連手上未開封的冰棒都再也無法面對。他不理劃破吵雜的預備鈴一口氣衝出課室,當然,香也不會放過逗弄他的機會追著出去。

大熱天一起翹課,青春真好呢。
羅尼拆開冰棒包裝淡定地吃著,占卜師一樣的說著預言。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25-0c7f2cff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