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夏天的第一個信號

2012年09月05日 01:51

.摸摸魚,救救手感,而它卻越走越遠…………






小孩子之間流行玩一種忍笑的遊戲,大家互相凝視對方眼睛,一動也不許動,誰先忍不住笑出聲便作輸。

噗哈哈哈哈。

又傳來一陣歡笑聲。

「啊,那個孩子又輸了。欸,還要繼續挑戰嗎?意外地是個頑固的孩子呢。」
黃瀨坐在鞦韆托著腮,饒富興味的觀察著不遠處的一群約莫五、六歲的小孩。

「這種遊戲有甚麼好玩?」

坐在黃瀨旁邊的笠松無聊地晃鞦韆,不小心踢到腳邊沉甸的包。想起包裡的汗臭球衣應該早在十五分鐘前就在家中的洗衣機中沐浴,無名火起,焦躁迅速集中在拳頭,一擊敲中主事者金燦燦的後腦袋。

「話說要我陪你過來就是為了看別人玩嗎?!」

「來到公園前輩就展現些童真嘛!」模特兒面容扭曲邊搓後腦邊說,這當然被反罵模特兒先生十七將近還談屁童真。「嗚難不成前輩沒玩過這遊戲嗎?」

「笨蛋,當然有!而且我還是常勝將軍!」站著的笠松,雖然不覺得兒時遊戲有啥好炫耀,但黃瀨的語氣似乎把他看低,笠松自不然挺直胸膛、面露得意。

「那,現在要再玩一次嗎?」反映著夕陽的金瞳閃閃亮亮,不令人察覺當中有一分黑點。

笠松清楚黃瀨是個擅長死纏難打的人,而且這角度──像極一隻搖著尾巴、等待主人發指令的大型犬,無法放著不管啊。

「怕你不成?見識我的厲害吧。」


凝視彼此眼睛,不許動,連眼睛也不可以眨一下,誰先忍不住笑便算輸。

笠松和黃瀨各正向坐在鞦韆上,只有頭看向另一人所在的方向。

遊戲規則不能露出怎麼表情,笠松方發現他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黃瀨,既非惱人的傻瓜、也不是滿面淚花的哭包,沒有滲入任何雜質的模特兒臉,原來非一般的吸引眼球。

不獨漂亮,而且乾淨,並不是說與體育系少年完全不相稱的細緻皮膚,或是人工修飾工整的眉,而是散發著一種波平湖泊的安心感。

「怎麼了,前輩?有稍微喜歡上我嗎?」

一個小小的微笑在湖面起浪。玩鬧的孩子歸家了,太陽躲在山後,只剩下一片黯淡的晚霞。

「白痴啊你!」

笠松提起肩包,不留情面直往模特兒的臉扔,模特兒後輩的鼻子紅了一片,淚光飛濺。

很好,幻影破滅。

笠松先邁步,黃瀨急忙收拾趕上去。星星雲集一起在夜幕下喧鬧著,黃瀨如常跟笠松東拉西扯。不知是否心理作祟,高大後輩口中的每一個「前輩」,都黏膩得惹人煩躁。

走在前頭的少年兩條粗眉毛快糾結成一線──

「黃瀨!」被大吼姓氏的少年響起被暴打的危險信號,即時噤聲,本來為著遷就說話對象微弓的背也挺直起來。

定格五秒,身體沒任何地方覺得痛,前輩困惑時揚起的眉毛像兩條跳舞的蟲子,黃瀨沒忍住「噗赫」的笑了出來。

「……你輸了,黃瀨。」

「欸?原來還繼續嗎?前輩太狡滑了!」然後又唧唧歪歪提出要重來一遍明明先提出的是自己卻完全沒贏過太不甘心。

真的,除了超正經時的那張臉,沒哪點像個模特兒。

黃瀨跟人混熟了就是個煩人的人,他會越過不同班級只為要你跟他一起吃便當,他會很突然想跟你1 on 1,他會在沒工作的日子留到最後,他會隨自己喜好拉你去一些平常不去的幼稚地方……亂來而且經常夾雜蠢話,未看清楚臉已忍不住揍下去。

可是,沉靜下來的他感覺卻不一樣。金黃色的瞳裡面似乎載著另一個世界,於夕輝下、或是燈光中,呈現著笠松未了的感知。

那裡是塊平靜的湖泊,然而身體裡某一處卻不斷發出紊亂的聲音。跟籃球練習時一樣快,但又有種微妙的不同。一次、兩次,不能回到單純當個籃球少年的恐慌一閃而過,他再不敢試第三次了。

「前輩,你說對嗎?」

明明比他還高大,卻用著撒嬌孩子的嗓音在他耳邊說話。
明明才剛入夏,天氣已經變得那麼熱了嗎?

「對不起,我沒在聽。我家往這邊走,明天見。」笠松輕輕揮手,頭也不回,走進岔路。

在空無一人的路上,缺少討好的對象,掛在金色少年臉上的笑容隨即消失。

黃瀨年少,然而模特兒工作讓他比別人早踏進大人世界,使他比同齡懂察言觀色。笠松的反應表示甚麼,他也猜得個大概。

可惜被他逃走了呢。

一開始是有點惡作劇的成份,想放鬆一下,也反正運動啊遊戲黃瀨從不輕易落敗。

但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一個簡單的小孩子遊戲有如此大的破壞力。

前輩是一個躁暴熱血的籃球笨蛋,卻有著一雙與形象不符的大眼睛,沒有怒火遮擋的眼瞳原來是海岸的藍。

而這片載著海常夢想的大海,此刻只獨載著我。

不知道前輩他知道自己當時的表情會怎樣?
會是夏天變得更加熱的時候嗎?

那時候還會有蟬鳴可以蓋住鼓動的心跳聲嗎?




下一次,輸的會是誰?



【Free Talk】
新刊途中摸個魚(...)
對黃笠的考量有很多,不管是觸發點早還是晚,我也是覺得他們真正的發展都比一般(黑籃內)CP較晚w
即使像這篇魚(?),最後也可能是不了了之,目前的他們為籃球背負的東西太多,應該不能輕易把焦點放在戀愛意識上?
雖然還有一堆有的沒的想說但夜深語言組織不能(...)下次再見qvq(滾去寫正稿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26-b78a760c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