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120% ACE

2012年09月20日 01:32

.短篇,可能有BUG(請不要跟渴睡的人計較(棍
.源起想舔笠松的背(痴漢MODE ON)





訓練完畢,笠松和黃瀨到後頭的龍頭喝水洗臉。

為備戰冬季杯,練習量是身為隊長的笠松跟武內教練商議後重新制訂,但似乎有所失算,實際練習量之大連笠松也覺得蠻吃力,出汗量比往常多。

不管怎樣毛巾怎樣抹汗水依然如泉湧,跟球衣黏住的感覺很不舒服,他乾脆把球衣脫下。

黃瀨看著前輩經歷長時間鍛練的肌理,笠松的膚色不白也沒特別曬黑,但仔細一看,背部偏右的位置卻有一小塊較深色的瘀青。是昨天一年級組某個笨蛋誤傷那位置嗎?

可惜這精練的背肌。

水流過背,彷彿在夕陽下劃出一道彩虹。

頭髮沾上涼水,體溫卻沒半點兒下調,迷糊間,黃瀨問:「吶,笠松前輩,你為甚麼會打籃球呢?」

流水栓上,笠松湊起掛在頸上的白毛巾挖挖似乎進水的耳孔,「幹嘛突然?」

「別敷衍我嘛,前輩。」

小水滴流入耳孔彷如擴大的水波,高大金閃閃的後輩的聲音聽起來似水造、軟綿綿的,伸手出去不知能否捉住?

「小學三年級體育課第一次接觸到,覺得挺好玩就一直到現在了。」

「還以為…會是更特別的動機呢。」黃瀨淡淡的笑,不知道小學天真的笠松前輩,會不會想像到今天他會以超出身體甚至人生負荷來拍動這個橙色皮球呢?

「抱歉令你失望了。我不是天才,也沒有只要超越甚麼人而打球想法啦。」是怎樣不小心把水鑽進那麼深?笠松覺得自己的說話也有回音。

一片沉默讓笠松醒覺誤出了些不恰當的話,鄭重地黃瀨說:「對不起,我沒有說你的想法不好的意思。」

黃瀨微笑著搖搖頭,「的確我打籃球的初衷是因為小青峰,但使我在實力差距前仍不放棄,是因為有海常的前輩(笠松)在啊。」

──我是被如此信賴著。

「現在的我還是沒放棄超越小青峰,但我的籃球還多了一樣東西──要讓海常成為冬季杯總冠軍。」

每次看見黃瀨傻氣的臉就忍不住揍下去,可是嚴肅的臉又看不慣。不知是嘲笑自己的彆扭,還是欣慰剛入部時格格不入的一年級心裡撥出位置給海常(團隊),笠松笑著把自己的毛巾兜過去,給不遜於晚霞的月亮黃擦乾。

「變得懂為大家設想,真的有種『你是我們的王牌』的感覺哩,哈哈。」

笠松笑得寬懷,剛才不管如何用力掏的耳水亦隨之悄悄流出。

「欸?原來前輩之前說『相信我』都是假的嗎?」金髮高大的一年級生一臉沮喪,髮尖滴落的水彷彿是他的淚。

「唔……一直以來是100%,今天是120%吧。」笠松歪頭。

100%、120%、甚至200%、300%……黃瀨清楚那都是他作為海常王牌的份量而已,然而這番不像笠松那顆直路思維的人的話,使黃瀨暗暗期待那些比率儲滿到某個點便會像遊戲過關變成另一種東西。

「吶,笠松前輩,我知道街口有間好吃的拉麵店,不如今天去吃吧。」

「哦……」

「喂,笠松。黃瀨也在啊?那班傢伙說不先去吃點東西沒氣力回去,你們要不要一起來?」就在笠松要給黃瀨答覆之時,森山一行人已經整裝待發。

笠松前輩會不會順勢叫大家一起,「我們的王牌要請客呢」?畢竟是那個熱愛團體的笠松前輩啊。

黃瀨把他的疑慮寫在臉上,反正他的形象一向是個傻瓜,大家都對他的哭鬧習以為常。

「前輩──」

「累得要死,我們不去了。你們吃完也早點回家休息吧,特訓的日子還很長呢。」

森山瞇著眼唸道「我們的隊長真嚴謹,大變態」然後領軍離去。黃瀨看著隊友的背影,一時間不知該喜還是愁。

「前輩…我們……」要回去了?

「快些收拾吧,然後帶我去你說的那間拉麵店?不好吃的話絕對會揍你。」

汗水蒸發,赤裸的上身開始感受到冷,笠松隨便披著球衣,加快速度回體育館去。

拉長而濃厚的影子像一盤肥料充足的黑色泥土,裡面似乎藏著甚麼等待發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28-0f181f6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