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青驅/志摩燐]automatic robot

2012年12月22日 02:16

.非常實驗性的,食用小心





血肉之驅即使能待過百年已屆將去之齡,瘦骨嶙峋、青筋暴現,如同枯枝的手連陽光都快要觸碰不到,還能期待它做些甚麼大事?

由懂事開始就不待見這個世界了,家族、血緣、宗教、道德……只要在人類社會中生存,就不能妄想擺脫世俗照自己心意而活。

他膽小,但不喜歡久延殘喘。

不管怎樣逃避都只能被世俗枷鎖束縛住的世界,他曾經以為自己不會留戀,直到遇上顛覆世界──物質界與虛無界,和他志摩廉造的世界的那位──

非人亦人,非魔亦魔的「撒旦之子」。

這位由撒旦和普通人類結合所生的撒旦之子覺醒後力量和一般人類沒大差別,只是多了一條尾巴,長了一雙精靈耳,有兩顆掛上純真笑容的虎牙,有用不完的氣力和精力,身負魔神之炎……和比正常人慢上至少十倍的成長速度。

屬於兩個世界,同時亦否定自己屬於任何一個世界的撒旦之子的處境是非常危險的,可能今天就被梵帝岡下殺令,明天就被撒旦追捕。

都說過了,在這個世界裡誰都難以擺脫被束縛的定律,每個人都必須選擇站立於其中一方。撒旦之子的命運應該是歸於撒旦,而你卻選擇加入正十字騎士團於命運對抗。不對,你想當上聖騎士的原因不是甚麼家族使命、光宗耀祖、或者一些義正詞嚴的理由,以藤本神父的死為契機,只為自己的正義打倒撒旦。

既非惡一方,亦不為「善」所利用。

這條路能繼續不偏不倚走下去嗎?曾經摸著果汁罐提出疑問,你卻給我一個傻氣的笑容說「行。」

乾脆利落。

剛起跑的選手都幻想過自己能一直以同一個步調向著終點跑。

再走下去你一定會偏離軌道、一定會偏向牽扯較深的一方。
我在心中給他一個大大的警告,可是現實的我依然是個膽小鬼,搖晃空蕩蕩的果汁罐,戴上笑臉陪笑。

「不如我也試試走自己的路吧。」

你肯定不行啦。
你想都不用想便回答了我,我儘管拿個沒用臉跟你打哈哈,之後聊過啥都忘記了,唯獨這兩句記得清清楚楚。

我也要決定自己的路了。

我是認真的。

到底所謂的枷鎖是被世俗套上去還是人們自願掉下去?存活於七宗罪的怠惰使人類喜愛群居,埋沒思考,順從規範,不管選擇哪種社群,只要服從規條便可以得到保護,代價是區區人身自由──許多人甚至一生都不知道甚麼叫「真正的自由」。

志摩廉造是有名的膽小鬼,雖貪婪自由,但在遇上撒旦之子前未敢踏出過一步,更曾差點見死不救。不甘一生的路由人安排,但又怕事、怕體制、怕死。

撒旦之子的出現有那麼大影響力嗎?不知道。真遜,連思考都怕。

不擅思考的腦海浮現撒旦之子展露虎牙的笑臉,一眨眼一切便化成青藍色的磷火,然後消失於黑暗。

燐。

他是他遇到的第一個不依世道而行的「人」,這樣的人應該不會再遇見第二個了。

他的出現像把他最深層的願望掏出來似的,雙腳不由自主的跟著走。甚至,連害怕的事情都忘記了。

說笑而已,害怕的東西還是會害怕,他始終是貪生怕死的膽小鬼。

他害怕隨便死去的話,那個人有一天就會被其中一方動搖。這個世界墮落的人已夠多了,他特別不想這個特別的人淪為其中。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用他的雙手保護這個靈魂。

笨蛋志摩!小看我嗎!我可未弱得要人保護!而且說到要保護的話,
應該是我對你才對吧。
連蟲子都害怕得屁滾尿流的志摩君?

光是想像給氣炸的撒旦之子,志摩由衷的咯咯地笑起來。

誤會了,你誤會了啦,奧村君。
軟弱的並不是你,而是自己的心。
藉著「保護」其他人而一步一步確認將要走的路。
一直以來,膽小的他光保護自己和天命的少主已分身不暇了,竟然可以引他生出保護道外的人的念頭,也真有你啊,奧村君。

可是,不管他怎樣努力變強,掙扎求存,肉體的限制使他始終得面對死亡,分別只在身為壯年或是殘老之軀而已。而對於擁有比他壽命長得多的惡魔,他的努力蹩腳得如同流星一樣。

回首已是百年身,留著一副殘軀無能為力又有何用?

人類是弱者,甚至比植物更弱,只能靠外物生存。但同時因為弱,他們才懂得借助其他力量與撒旦對抗,更因為弱而鑽研出撒旦難及的東西──科技。

科技發達的年代使人類突破自身限制,製造出媲美惡魔的武器。

他不需要由一端擺到另一端,他要的只是跟撒旦之子並存的生命。



「志摩君,請睜開眼睛吧。活動一下手腳,看看有沒有哪裡有問題?」
白袍男子對躺在手術床、看來大概廿五歲的粉紅髮男子說,頂上有一大盞無影燈,剛醒來的男子下意識地用手遮住,但其實他並不覺得刺眼,瞳孔沒有收縮。

他簡單的動手動腳,十字型交叉雙手,腰左右往後彎,幅度之大令人驚嘆於他的柔軟度;然後坐在地上,一邊腳往內屈,另一邊則伸直,身子不費吹灰之力便壓上去。

在他還興奮地測試剛睡醒的關節時,白袍男子不知不覺移至他身後,亮出手術刀直往志摩腦袋刺去。志摩未有回頭,身子已作出反應,往前一趴,白袍男子頓失平衡,志摩一手奪去小刀,順勢把人甩出去,白袍男子連同當殃的實驗桌狼狽的倒在地上。

白袍男子沒有因行動失敗而忿忿不平,反而帶笑對志摩說:「很好,看來適應得不錯。」

「是呢,反應比原本的我還快,力道也有所提升,不過如果頭能360度扭就更好了,博士。」志摩邊說邊摸住兩頰左右測試,結果令他失望。

「我只是照你的要求做而已。早知道你是個貪婪的人,我就照自己想的都加上去就好啦。」博士在櫃子裡搜尋適合陳述的模型。

「我只是說笑而已。說實話,我不太相信博士的美學呢。」志摩苦笑,走到打翻的東西裡找到一塊破碎的鏡子,又是笑又是在自己的臉上摸來摸去,「我還是我,真是太好了。」

「真不明白你,來找我的人都希望強化成為超人,就只有你,只是要求改造成機械,功能都要跟肉身時期一樣,這可比加裝武器更考功夫啊。」

「如果實體武器可以對付惡魔的話我倒不介意,不過『永生』才是我最關心的。」志摩拿起擱在門前的錫杖,淡然說。

「哈哈,惡魔嗎?」博士使喚只有簡單線條的工作機械人遞茶,「像你這種相信惡魔的信徒,不求佛祖請教永生之道,或是把靈魂出賣給撒旦也行啊?怎麼要來求問科學呢?志摩君?」

已成機械的他排除在世道以外,地獄的業火對人工生命體亦無可奈何,他不再屬於任何一方,以捨棄天生的容器換取真正的意志。

這是他決定了的路。

身體結構的變化未有改變他處世的方式,把真正的答案藏在傻氣的笑容裡,但也不忘提醒:「博士,不要再叫我『前世』的姓氏了,叫我『廉造』,或只是『廉』吧。」


TBC?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30-4a46e916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