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旋轉木馬之末路#00

2013年01月29日 23:21

其實應該在販售前就先放出來(…)可是直到送印前還在回頭改就不敢輕舉妄動(。)
然後又擔心之後才開始貼連載會否很奇怪什麼的…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放出來,不管覺得寫成怎樣,這個故事自己還是很喜歡的,都是自己對黃笠最原本的理解,要是能讓多些人看到就好了QVQ
全部共11章(連本篇),不過為了保障已入手的太太們不會把所有篇章公開不好意思>︿<
應該會一星期更一次,公開到哪裡暫時還未決定(。
請大家原諒這個任性的人ORZ

食用前注意(一些背景):
.7年後未來捏造,插敍多,非常的慢熱請注意
.黃瀨現役藝人(23),笠松是建設公司測量師(兼公司籃球隊隊員)(25)
.他們都不是一躍成功的人(重要
.完稿時仍在海常誠凜初段,有哪裡被後來劇情打臉了請當成平行世界吧…QAQ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請往下↓






工作休日,黃瀨一個人漫無目的在街上遊蕩。

現在的他已貴為日本國內炙手可熱的藝人,但在世界演藝人名冊中尚未成氣候,除了因為那張男生中算上等的容貌而於酒吧屢得金髮洋妞請客外,他就和一般到外地旅行的男生沒兩樣。

黃瀨不急於讓世界認識他,還不如說目前的狀況正合他願,渺小的世界裡還有能呼吸自由空氣的地方。

事先準備了的帽子、墨鏡、圍巾甚麼的通通都不需要,狗仔隊在視線範圍外放著亦無害,腳底恰似抹了一層油,步履輕快,穿梭於異地的大街小巷裡。

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To the place I belong

一支耳熟的旋律傳到耳中,一個賣藝者盤坐在路邊、提著稍為破舊的吉他彈唱。

如果沒有跟前的吉他箱和裡面疏落的賞錢,黃瀨不會連想到他只是個普通的街頭賣藝者。

略帶沙啞的聲線唱訴著離鄉別井的多年的「我」懷緬故鄉的心情,他低頭閉上眼睛自彈自唱,給他打賞也沒個反應,彷彿他在這裡不是為現實,而是為了心中故鄉的風景。

同樣的旋律,相似的氣質,黃瀨腦內浮起曾待如家族的高中的一位尊敬的前輩的片段。


「你們一個兩個幹嘛這種反應?真失禮。我會彈吉他值得大驚小怪嗎?」

籃球隊上合作無間的隊友都不知道笠松有這種不合形象的興趣,一見到保養良好的木吉他便爭相傳閱。笠松把吉他從早川手上搶回來,生怕被摸虧似的,小心翼翼重新調教弦栓。

「其他人的話倒不會奇怪啦,但那是你呀笠松……」森山瞇起細長的雙眼打量著笠松,「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吉他是吸引女孩子的秘密武器?太過份了,瞞著我們秘密練兵!」

大家立即恍然大悟,早川跟黃瀨憋著笑,老好人小堀恭喜笠松終於衝破第一道牆,笠松受不了,大聲斥喝:「我只是喜歡彈而已,才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特別是你!森山!別把你的混帳想法加到我身上!」

森山完全沒把笠松的厲言記在心,抹上一道小狡黠的微笑,「那你學吉他也有一段時間吧,正好現在齊人,不給我們來一曲嗎?」

一張張期待的臉簇擁著就像逼人賣帳似的,笠松退後一個身位,跟眾人的願望保持距離。籃球部的平均身高也不是蓋的,笠松退一步,他們就進一步,最後,黃瀨擠下早川和森山,「前輩、前輩,可以彈《Country Road》嗎?我想聽、笠松前輩彈這首……!」

模特兒的大眼睛綻放著希冀的向日葵,俊俏的臉笑起來宛如小狗。

摸他的腦袋說不定會見到他擺尾哩,笠松不禁想。

「看,可愛的後輩都幫你解圍了,你就乾脆點吧。」

森山不知死活的話把走神的笠松拉回來,已經伸出去的手順應揚了揚,把湊熱鬧的傢伙驅散。

深呼吸,笠松撥起一段簡單的前奏,未知是否不常在人前表演,接合正曲略嫌生硬,音色亦顯單調。差不多進入副歌部份,笠松四出張望的眼瞳終於專注於五弦上,彈奏漸入佳境,裝飾音把曲子變得豐富起來。

黃瀨率先伴唱,配合著柔和略帶傷感的吉他聲,小心翼翼地,像怕吵醒誰似的,輕聲淺唱。其他聽眾也被氣氛帶動,組成了小小的臨時合唱團,以彈者為中心,隨曲和唱。


「想要回頭 也不能回頭 再見了 country road」

可惡。
還以為能空著腦子渡過難得的休日,卻想起令人懷念的往事。
往事再愉快再美好,在記憶裡沉澱久了,再次提取出來時也會添上酸楚。


臨時合唱團只維持了一首曲的時間,又變回鬧騰的男子高中生。

沒想到你也是治癒系啊笠松,前輩很厲害(我)能跟著調對(節)奏耶,挺有水準呢笠松……之類的。

「前輩!你知道嗎?宮崎駿的作品在女生中十分有人氣呢,靠著這件武器,你一定比遺憾帥哥森山前輩更快認識到女孩子哩!」黃瀨亢奮得握著笠松的手,遺憾帥哥暫代笠松常役狠敲下目無尊長的後輩的頭。

「都說你們的耳朵長哪裡呀?我不能只是因為興趣而學嗎?」笠松紅著臉甩開黃瀨的手,重覆單調的答案當然不能滿足一班熱氣方剛的大男生,笠松拿個在電影看到的理由搪塞過去,「要是一個人在言語不通的地方流浪也可以用來籌旅費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籃球男子雄亮的笑聲震遍一室,某些人甚至笑得眼角飆淚,認真的人的幽默感真不容小覤。

森山拍了拍隊長的肩,「那就等著有一天外國街頭見吧。」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

賣唱者把同樣的旋律又重覆了一遍,黃瀨從回憶中醒來,懵懵懂懂的聽著跟認知有歧義的歌詞原文(*1)。

黃瀨蹲下來,縮短跟唱者的距離,兜帽底下是蓬鬆又帶刺的短髮,眉頭深鎖了一股濃烈的鄉愁。

……難道森山前輩一語成讖?

「是笠──」
感受到熱切的視線,不待黃瀨開口,垂眼自唱的賣唱者張開灰綠色的眼睛,只見一個擦著微紅的眼睛苦笑的金髮青年。

黃瀨涼太,你還是那麼容易哭啊,怎麼行呢?

“Nice, very nice.”

黃瀨用有限的英文讚美唱者,把身上僅有的灰、銅色的鈔票都掏出來,唱者簡單回應一句”Merci”,發音不太正統,不過黃瀨也聽不出來。

吉他彈唱著新的曲子,是黃瀨不認識的歌。花都縱有很多未遊覽過的景色,黃瀨已經沒心思再一個人欣賞了。

腳尖沿原路倒戈,回去,想回去,曾經一起流著熱汗的舞台……





註1:《Country Road》日文版和原文歌詞不同甚至意思相反。



#00-en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34-8cea3b15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