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旋轉木馬之末路#04

2013年02月28日 16:38

.依然是黃瀨視點的過渡章^^;







拍攝進行得如火如荼,慶幸他家離是次合作的電視台很近,回家洗澡換衣服打瞌睡的時間還是能擠出來。這個顛倒的作息更把他連和同居人普通地生活的機會都剝奪,新綠的枝頭已長成蓋頂的蒼翠,與笠松同住至今仍未試過悠閒地起床互說早安。唯一一次在大白天撞上正值笠松睡過頭趕出門,陽光燦爛的「早安」得到的是咬著麵包含糊不清的回應。

--就像他們現在的關係,似近還遠,找不到定點。

下定決心把前輩接過來住之初曾忐忑,守護七年的關係會否就此失序呢?觀乎現狀,房間物理距離拉近了也不見得有任何潛越的機會,早在入伙第一天,笠松已嚴正聲明「禁止入內」。真不知該說是上帝給他的防線抑或是純粹的玩笑。



空無一人的家中,把敷完的面膜連同最堅固的面具一同卸下。

難得有半天假期,黃瀨帶著蒼白的素顏蹣跚回房,恍惚之間混淆左右,扭下門把,曬滿一室的陽光襲來,他才醒覺誤闖禁地。

「前輩趕出門忘記上鎖吧,LUCKY~」瞇起雙眼,露出惡作劇的小鬼的笑容,無色的男生臉龐因興奮而抹上一道潤紅。

為保護僅存的睡眠時間,黃瀨不喜歡向陽的房間,現在他更覺得把那邊空置出來是正確決定。就跟上次拜訪笠松前輩舊居時的觀感一樣,白色間海藍主調的房間以男生來說整潔有序,午前陽光正烈,彷彿照出男子高中時代的青澀。

說到獨身男人的房間當然少不得床底私藏,黃瀨俯身一看,果然有發現。笠松的行李不多,不用僱搬運,兩個大男人四手四腳已可搞定。黃瀨記得幾乎每箱都經過他手,唯獨這個紙箱前輩像生怕別人搶他玩具的小孩似的緊緊抱在胸前,死命不肯讓他碰。

開封的箱口激起金髮男子的好奇心,打開紙箱,小心翼翼拿開蓋在上頭的一層層氣泡布,神秘面紗之下全屬自己的身姿:為演高材生把頭染全黑的時期、深夜檔和同劇演員一起受訪的特集、成人禮特別寫真紀念(他還記得這本裡特別多服務鏡頭)等各類雜誌訪談、寫真集、嘗試自己作詞的單曲,還有些印有自己肖像的附贈小物之類。其中十周年寫真集更有兩本,不用說,有簽名的一本是黃瀨硬塞他要的,至於另一本…難怪前輩當天的反應那麼奇怪……

驚訝的同時黃瀨猛然想起,聚會那天笠松曾笑談自己面對公眾的臉和談吐「看起來多少比以前成熟些」,當時被前輩「沒進步」的結論給忽悠過去,現在從各種蛛絲馬跡推斷……可以理解成--

前輩一直注視著我嗎?

翻看最舊一本的日期是笠松畢業不久的時間,黃瀨實在不敢想像笠松老家會是怎樣的「盛況」。

如鐵鳥墜落,黃瀨倒在鋪蓋整齊的床,床鋪一同向承力的中央稍微下陷;把泛紅的臉埋到吸收了日光的枕頭,促狹的空間使好看的臉快熱昏了。

這已經超出了一個普通的前輩對後輩關心的程度了,笠松前輩。

翻身仰望是漆上天空一片藍,比真正的天空猶近,但也是伸手不及。黃瀨轉身翻側,像眷戀著包圍的氣味弓起身子把自己裹著,才發現角落有個銀黑色袋子,山泥塌下的造型跟四正的陳設不相符。

逐步發現無死角的光明底下原來掩藏秘密,經歷了一遍,反而變得膽小,卻又有些期待。

最後,他決定打開潘朵拉的匣子,沒有稀奇古怪的東西跑出來,只有一個磨滑了部份的籃球。

籃球(曾經)於他們而言,像植物需要太陽一樣不可或缺,何以要把它藏起來?

黃瀨親切傻氣,但不是乖寶寶,別人說不准他就真的完全不會犯禁。

曾經一次深宵歸來,笠松的房門半掩,一室漆黑仍無損他的好奇心。可惜功虧一簣,只差半隻腳便潛入成功之際被上完廁所的房間主人發現。

黑夜中的貓目,明亮而警戒性強。比平常可怕的氣場使黃瀨吃吃笑無奈投降。

房間表面鎖得嚴密,想不到內在亦保護周全。說起來,自從高中畢業,籃球便不再成為他們的話題中心。聚會中、自己提起之前,一次都沒有。

籃球是他們的原點,一起在球場上爭分奪秒的剎那,曾以為直到老去也會把這顆球兒掛在口邊。籃球幾乎是笠松的全部,然而每次見面,黃瀨都會狡猾地搶先用他五光十色的生活碎片將之粉飾。

大而清澈的岩藍色的瞳不擅長掩飾或撒謊,只要安靜下來便會發現,他似乎在琥珀的瞳海中尋找著些甚麼。

金髮模特兒的眼睛曾試圖面對他,可是嘴巴卻不配合,放出的全是冗談。藍色黯淡又瞬即回復生氣,一拳把花俏的陶瓷面具敲裂。追尋的視線不減,他又用愚蠢惹人厭的表象轉移視線,就這樣裹足不前、循環往復。


--因為自己不願提起,所以前輩也裝作不知道。
這樣想的我,會否太自大了?


把深橙色的皮球撈起,緊抱入懷中,手指拍動皮球的觸感、被皮球砸中的痛楚、球鞋跟打蠟地板磨擦的聲音、大家從皮球互相傳遞的臭汗……刻意沖淡的東西一點一滴回流,心臟猛烈地跳動。

月黃的髮絲抵住粗糙的皮球,一道熱流沿俊美的臉龐滑下,高越一米九的男子抱著膝蓋嗚咽著。如像玩躲躲貓的孩子,為了勝利把自己藏到無人發現的草叢,可是遊戲悄然結束後,又有種被所有人拋棄的寂寞。

要離開籃球,尤其是「那個男人」,果然不可能呢……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笠松前輩……
深藏七年的愛戀溢滿胸口。

看著前輩從I.H重新站起來,後來即使過了少年期仍明確地走著自己的籃球路,如今半吊子的自己又能給予他些甚麼呢?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笠松桑……


「知了--知了--」

蟬嗚始起彼落,給夏日添加幾度燥熱。


#04-end.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39-bd1056d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