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森青森](R15)命運暴走

2013年03月27日 00:40

.OOC注意
.少許頹廢森有
.大學PARO,森山大四,青峰大二
.命運他被玩脫了
.地雷警告,炸傷不賠




















鳥兒都休息不鳴叫的周末早上,男生翹起雙腿安坐沙發上,一邊啜飲剛沖好的咖啡,一邊翻開最新一期的《The Econ●mist 》,劉海因低頭閱讀而使梳理整齊的三七分界變得不好分明。因為不擋視線,男子也就沒修整的打算,而且難得一個人閒在家,也沒無時無刻顧及儀容的必要了。如此看來,表面一副文質纖細的男生,又多添幾分男人味。

「咳咳,好難喝!不是我常喝的口味?!」男子小嗆兩聲,吐出黑色的口水,正看著簇新的雜誌無辜當殃。一雙形狀漂亮的唇小聲咒罵道:「肯定是青峰晚上翻零食倒翻了就隨便把東西混在一起啦!」

對了對了,這位看似單身貴族的男子並非獨居,而是和另一半同居中。不只表義還包括更深意的同居。同居人正是他口中的「青峰」,男,比他小兩歲,比他高比他壯,皮膚色深連剛噴出的黑咖啡都不能比擬。順帶一提,男子的人生意義是與命運安排的白滑軟正女生邂逅約會。儘管他把命運奉若神明,神明卻沒向虔誠的信徒還願,與他安然同棲的是與願望恰恰相反的粗漢子。

不過,回想與青峰相遇,是否也屬命運的安排呢?

事緣高中三年級Winter Cup途中,智商和文學少年絕緣的青峰突然聊起「你相信命運嗎?」如斯哲理的問題,把青梅竹馬的美女嚇得花容失色,更急不及待在聊天群組公告天下。那時海常正忙於和誠凜生死交鋒沒空管閒事,到比賽後休息夠了也哭過了,和青峰同為「奇蹟世代」的模特兒後輩才收拾心情打開電話,上一秒才哭哭啼啼想和大家一起比賽的後輩這一秒卻因笑過頭笑出眼淚。

「噗…森山前輩,你多了一個盟友了!」笑哭了的模特兒大方地把他們的聊天紀錄展示在同樣信奉命運的前輩面前。最後一句紀錄是來自自家後輩,已經在向群裡推廣自己的偉績。

哼,「奇蹟世代」看來也沒傳聞中不融洽啊?

「你要和外人說話我不做一點補償可是對前輩大不敬喔黃瀨君!」森山撲上前作勢要扭斷不知好歹的後輩的頭,黃瀨才亮出王牌:「好啦好啦,Winter Cup後立即給你安排和小桃見面好不。」

「Winter Cup之後就是聯考啦笨蛋!」非禮勿視的隊長「好言相勸」,換來森山反駁戰場之間稍作休息才能儲備體力走更遠的路。

大學前途,美女約會,站在人生交叉點的森山決定賭一把。

約會當日,來到家庭餐廳,白軟美的桃井小姐找不著,卻只有一個高壯黑的青峰大輝。

雖然說現代科技進步,聯絡的方式繁多,但錯過訊息的機率依然存在。像今天森山換了個提包,電話給雜物塞到感覺不到震動的位置,於是就錯過了黃瀨的信息。桃井早上才知道家裡訂了新傢具今天要送到,父母都臨時加班只好留她看門。聽黃瀨說對方前輩電話沒接信息未讀取,便使青峰去代她道歉。

「黃瀨那小子,應該打到直到我接通為止吧,他的堅持都只用在籃球上嗎!」得悉前因後果後森山把一口冤都發洩在最沒殺傷力的後輩上。隨著坐在卡位對面的青峰邊搞著咖啡棒邊慵懶地向森山提議:「你應該未吃飯吧?既然來了吃個飯才走啦,這家餐廳東西不錯的。森山前輩。」森山才注意到眼前的前「奇蹟世代王牌」不如I•H對賽那一個那麼…唯我獨尊?

當知道青峰並不如認知般難相處(他後來才知道這才是青峰的本性,這是後話)之後,森山也樂於和他分享「命運」和女孩子的看法。共同話題是一種神奇力量,可以令風馬牛不相及的人因此結緣。各自在生活圈子裡因這些話題飽受歧視的兩人受命運牽引會得知音的心情旁人難以理解,本來只是一餐飯的時間不知怎的由餐廳走到書店(寫真類)再走到涉谷…就這樣花光了聯考前夕的餘暇。

唔…那應該只能算心靈之友吧?為甚麼會演變成戀人同居呢?

呼…這真是一個好問題。森山收拾一下被咖啡打岔的小亂狀,仰天長嘆。要是手中有一根煙,應該更有滄桑感吧。明明他只是個尚有一年才出社會的大四生。

紳士都會滿足淑女的請求,尤其是相信命運的男人,每一個可愛的女孩子的請求都是締結良緣的機會,所以森山大都不會拒絕。升讀大三的春天,每次都託詞婉拒的桃井小姐竟然親自來電,森山欣喜的感嘆,他的春天終於到了。

桃井考上京都的大學,青峰則由體育推甄來到森山的學校,朝夕相處的生活終於告一段落。雖然中二連高二都過了,但桃井依然擔心曾經有過激動叛逆期的青梅竹馬,只好找熟人幫忙看管。近年變得友好又是前輩兼同校,森山自然是代理監護人的不二選。

監管一個粗魯高大健壯的男生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玩意就算是女孩子的請求森山都決心要拒絕,可惜他的決心在見到女孩子楚楚可憐淚汪汪的眼睛後就灰飛煙滅了。

「青峰君會分擔一半房租的,請放心吧。」桃井把對方看她入迷的眼神誤解成現實的考量,不是她提起森山都沒想起來…米已成炊的話這也算是點補償吧,在旁聽著的青峰一臉不在乎,就只在森山和桃井把東西確認了才問道:「何時能搬進來?聽說新生要在開課前報到,好也早點帶我熟習環境吧(方便翹課),森山桑。」

然後同住之後發生了甚麼事呢?我煮泡麵,他偶然會做飯而且挺不錯(在泡麵之上),據說是為了對抗桃井的地獄料理才逼不得已自力更生,可是在我第x次搭訕失敗後才說起,不知有甚麼居心。

除此之外,其他每天都過得很普通啊。就是確認彼此名份之後多了一項床上運動吧。不過到底變成這種關係的契機是甚麼啊?那部份的記憶丟到哪裡去了?森山往大廳的各處暗角尋找,電視機下、沙發後、地毯底,直到在茶几下抬頭不小心撞到後腦勺,才結束這種無稽的行為。

森山有點悻悻然的撓著痛處,茶几上亂狀依舊,抹不去咖啡痕跡的雜誌和一些凌亂的筆記。他才不是那種閒休還看學術報章的高材生啦,要不是為了報告,他現在看的應該是《The Erotist》才對。但如果這樣那麼遭殃的便會是一眾平面美女嗎?難道這也是命運??

森山給自己搞得有些沮喪,決定先好好清理一下肇事現場,把杯子拿到廚房沖洗完出來,青峰便剛好回來。

「森山桑,剛起床?快中午了吧。」森山後腦的亂巢在順滑的髮型更顯突出。森山儀容整潔,除了剛起床一刻,青峰甚少看見他邋遢的樣子,不免驚奇。

鳳長的眼睛不悅的瞇起,往玄關瞥了一眼,便施施然返回大廳。青峰腦海裡閃過今天回家途中燈柱下遇到的野貓,一見到他便豎起敵意,明明他只是路過甚麼都沒做。

「大學生真好呢,喜歡就逃課,要不打個球,再不然約會可愛的女孩子。可惡,我也不是自己想看《The Econ●mist》的!誰來給我《The Eroist》!給我春天!」森山對著前方空氣由嘀咕變咆哮,但就算疏於思考的青峰都聽得出他每一句都在針對他。

其他別說,他最受不了是森山升上大四後便立即從籃球部引退這件事。論整體實力森山當然比不上他,但獨門的變則籃球他還是挺欣賞的。明眼人都能看出那要經過幾多失敗才苦練而成,然而他卻只是一句要準備就活了就提早引退(晚上倒是很有精力也是青峰不滿的原因之一),從而變成現在日上三竿才起床還養成比他更惡的起床氣他都未和他算。

青峰也不是甚麼脾氣好的傢伙,他以誇張的幅度揚起手中的小麻衣最後寫真集,冷漠的語氣暗藏挑釁:「啊~先去把小麻衣吃一遍…反正你剛起床,不急著吃午飯吧。」

「不急不急。你不是晨練去嗎?精力旺盛呢。」森山笑了一下,沒有收到預期效果的青峰拎著黑臉直走回房。

打球、看清涼寫真、約會女孩子(不管次元)、睡覺,這樣的生活真愜意啊,我是真的羨慕你啦,青峰。不久之前他也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哩,不過最後他還是親手把青春期的美夢結束掉,是時候面對現實啦。

你說我還年輕,這麼快便向現實低頭太沒體育精神了這些年到底打個屁球?不不這個誤會可大了請聽我解釋,這個想法自從意識到和青峰是「那一回事後」便萌生起來了,畢竟森山由孝我啊打籃球的初衷都是為了討女孩子歡心而已,既然在當初的意義已失,就沒有再留在這裡的理由吧。不過,在這個白色長方框內滿載汗水的回憶仍值得留戀,才決而不行拖到今時今日。

說對青峰的感覺仍不清不楚的不是你自己嗎?

「…」森山把茶几上的作業擺整齊,腦裡仍未理出個確切答案。

「咕嚕~」起床至今只喝了半杯咖啡,肚子當然要抗議,森山想也是時候叫青峰入廚。在青峰房門外敲了幾下,算是給他一點時間清理現場。

「喂,青峰,還要打多久啊?」森山不耐煩的切入核心。

「你自己進來就好啦。」開門所見是黑色同居人單手托著頭、悠哉地橫躺在地,看得性起抓兩下胯下解悶,猶如山猴子般。

「手有空早該應門吧!」森山抓起劉海露出久不見光的額頭,清秀的五官皺作一團,森山把這些莫名的焦躁都歸究於空肚喝咖啡的加乘效果。

青峰卻相反地寬了心,繃緊的臉裂開笑容,讓人覺得一整個噁心。「對不起,腿軟了,拉我起來好嗎。」

森山不賣他帳,低罵一句「活該」,青峰知道無法得逞便省下裝模作樣的功夫,零點九秒之速爬起來,向獵物擒咬。

「幹嘛?!」森山想把青峰推開未果,只不過沒運動幾個月體力一下子掉了那麼多嗎,不過本來就比不上是了。「老是看完女孩子寫真來找我麼一個男人你的腦子燒壞了啊?!」

「你還怪我囉?」青峰把森山壓在門上,木門被壓得吱吱作響,青峰笑得狡黠,「不是你說肚子餓嗎?如今本大爺成全你啦,就別再露出慾求不滿的樣子了。」

一定是因為焦躁過頭,才不小心和青峰較真。森山回復到平常的餘裕,「你這小子把話說清楚啊,這勢頭是要我幫你才對吧。」膝蓋頂住年下同居人兩腿之間,褲襠裡的兇物悄悄壯大起來。青峰屈膝,這下腿真的有點發軟。

「喂喂,」青峰低呼,短髮遮不住滲出的微汗,「耐性有限啊,再亂動我不敢保證能讓你啊。」俊秀的臉仍一臉茫然,青峰只好手把手帶對方帶到自身最脆弱處,磁性的嗓音把森山的耳朵弄得有些發麻,「我是說,今天不用猜拳了,我直接讓你上嘞。」

十多廿年來,他們一向的幻想對象都是女性,就算擦槍走火兩個大男人的自尊到最後關頭都放不下,但騎虎難下,人急生智,他們以「命運迴路」幾乎同時想到用猜拳解決上下的問題,輸給誰都不甘心,唯獨輸給命運心甘情願。

運動系男生粗短的頭髮在頸側斯磨,年長者的脈絡清晰可聞,要步入社會的青年,身體仍像少年期一樣易受誘惑。

森山忽然豁然開朗。他的戀人和理想完全相反:男,黑皮膚,粗魯…手感硬……唯獨他懂他的信仰,而且當嗅到他不歡快,更甘願放下姿態,把選擇權拱手相讓。

不只是隻籃球笨蛋嘛。

手掃到巧克力色的六頭肌,森山覺得他不只肚子餓了。他瞇起眼睛,原本就細長的眼睛瞇成一線,三扒兩撥把兩人全身上下脫去。不知有心抑或無意,森山的內褲剛好丟到小麻衣的嘴巴上,甚有挑釁的意味。

青峰也的確被挑起戰意來,不過不全是生氣,更多的是士兵迎接大戰的喜悅。青峰身子雖被壓下,但也不是完全動彈不能,雙手是他的活門,他仍有來得及後悔的餘裕。青峰相信這是森山特意這樣做多於情急之失。

有趣。都說讓了,明知體力不如他,也不安然接受他好意嗎?本大爺可不是對誰都願意放下身段耶?

青峰不會告訴他,他喜歡整潔的森山、喜歡為未知的命定之人努力的森山、喜歡突破規範的森山……但他最喜歡的、是他由無所謂的樣子突變成野獸的這個瞬間。

「我真蠢,居然想讓你。」

「嘿,要後悔的話也太遲了。現在我可餓死了。」

就看看命運女神今次站在哪邊吧。







【FREE TALK】
命運組怎麼一個創作都沒有呢惡搞我也想看喔喔喔喔<-於是便出了這篇物體/w\
本來打算只是短打一百字好了反正過個癮,於是第一次使用現代科技(只不過是手機)在地鐵敲,結果一敲敲了一星期多…在手機看起來跟平常的感覺不同不過貼上來好像又一樣了(。)廢話度增加了吧(炸
不知不覺丟了很多無謂的設定,因為時間關係由相識至一起的經過都濃縮了XDD 如果有讓他們在一起看起來合理化一點就好了(算啦你
我覺得森山會是對這段關係比較受打擊的那個XDDDD(欸 因為他之前的目標都很明確(?)XDDDDDD
說雷的話我覺得我是第一人XDDDDD說好的森左可是中途的森山實在…不得已要補回青森TAGsosad
希望大明湖畔會有能確確實實地扒了青峰的森山QWQ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43-d102a211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