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more than trifles

2013年06月01日 16:16

.短打,未來捏造
.沒什麼有營養的東西(欸


黃瀨涼太,二十六歲,最近有個關於戀人的煩惱。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只是件雞毛蒜皮的事,然而職業病使然,長年累月之下,他已經對這個問題上升到不能無視過去的地步。

一邊等著公司來電一邊刷著討論板上林林總總的戀愛煩惱,黃瀨實在有衝動佔一欄版位。而此時,他的戀人,笠松幸男,二十八歲,換好衣服,走出大廳,在音響旁邊的裝飾碟子抓了把鑰匙,叮叮噹噹,引起黃瀨注意。

「笠松桑,你要去打籃球啊?」黃瀨從上而下掃視笠松的一身打扮:汗衫,七分褲,短襪,斜背背包。把褲子換成球褲,再加個籃球,就似模似樣了。

「犯傻啊你,現在正午呢。待會記得鎖好門啊。」笠松搖搖手中的鑰匙,就想這麼說掰,可是正眼一看才看到守門犬的表情…是呢,這邊雖然只是日常出門,後接的那邊一出門可就難免至深夜不歸。笠松無奈拐彎,摸摸頭,撥開柔軟的金簾,貼上額,微笑道:「我出門了,你趁有空多睡點吧。」

黃瀨趁機捉住他,十指靈巧地扣住對方的腰,幽幽地問一個笠松沒想過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問題:「吶,學長,之前買你的衣服呢?」

自從交往後,每次黃瀨叫回生疏的「學長」,笠松都會有種不好的預感。

「快放開我,錯過了這班車就要遲到啦,有甚麼回來才說。」

「學長,你又忽悠我了!每次和你聊衣著你一定借詞推搪!是你說沒衣服穿我才費心幫你選的!由頭到腳連內褲都幫你襯好,到頭來你又是那身打扮!嗚嗚你今年都廿八歲了但衣著品位還是和十八歲沒兩樣啊!學長要來當我的學弟了嗎?!」

GOOD JOB 黃瀨涼太!黃瀨在心裡默默握拳。他終於把積攢已久的話一口氣吐出來。他不是渴望笠松變成花俏的潮男,只是想他偶然能穿些展露英姿的服裝而已。說他是沒半點虛榮是假的,但是,想讓外面的人都知道他的戀人(雖然身份不能公開)的好、想擁有這份自豪也沒甚麼不對吧?

與頑固的內心相反,黃瀨的上鏡臉含著淚,意圖感化他口硬心軟的戀人。

笠松本來就不是伶牙俐齒的人,加上自己理虧在先,令他一時無從反駁。

因為黃瀨的模特兒身份,家裡囤積著他登上的雜誌。每有新作笠松都會慣性地翻閱,雖然對潮流沒有興趣,但在耳濡目染之下,有時也會萌生「要是穿在自己身上也能蛻變成另一個我嗎」之類的念頭。

而且,眼前有個活生生的人辦哩。

可是,不是自己的風格始終不屬於自己的。笠松曾經趁黃瀨不在時偷偷試穿,依照黃瀨提議的Mix&Match,在全身鏡前轉個圈,總覺得哪裡不一樣,越看就只會越覺得衣不稱身。他拆下馬甲啊項鍊等配件,直到把襯衫的鈕扣全解開、鬆鬆兩肩,才感覺自在。

「唔…我也不是沒試過啊…上班已經要穿西裝了,放假就應該穿舒服為上吧。」

「學長你居然會說出這種不長進的話……!」黃瀨開始明白小時候媽媽抓玩脫了的自己去洗澡是怎樣的心情。

黃瀨氣鼓鼓的一口氣抱起笠松到衣帽間去,這種招數笠松早嘗過不少,及時往黃瀨小腹揍上一拳。黃瀨痛得彎腰,只好鬆手放人。

「反正你不就喜歡十八歲的我嗎?我只是陪森山試禮服,不用特地配搭啦!」

黃瀨兩頰一熱,沒想到那個鈍感的笠松學長如此瞭解自己的優勢,說話的時候還不帶半點害羞。啊啊,的而且確,直到三十八四十八五十八歲,他都不會、也不讓自己忘記當天有個黃毛小子是怎樣被十八歲的笠松幸男吸引。

每天都帶著籃球和喜歡的人並肩作戰的青蔥歲月,隨著歲月流逝而變得更醇美。雖然如此,但也明白那是僅限於回憶,時間不會讓他們的身心永遠停留在花樣的十六十八歲。

「……算了,不管你了。電車該差不多來了喔,再不走森山前輩要哭了囉。」黃瀨負氣地抱著靠墊趴在沙發上。

以為會繼續吵下去,或者至少要多消費兩個拳頭才能掙脫,現實卻突然大開方便之門,準備好的情緒一時不知往哪裡放,笠松心底有些悻悻然。

不計正式交往時間,認識黃瀨已有十年,不論外表談吐衣著演技諸如此類的身外物都與年齡一起越見成熟,但笠松有時仍摸不透他脾性。突然鬧起來,又逕自消沉去。只有這點使笠松覺得,他們仍處於新相識、互相摸索的高中年代。

不過,有一點與那時不同,現在的笠松已學會適當的時候由他獨處──縱使不清楚他是以甚麼表情說最後一句話。

笠松在玄關順手就拿球鞋穿上,猶豫了一會,把球鞋扔開一旁,匆匆忙忙奔回房間,把衣櫥下簇新的鞋盒裡一雙普魯士藍的帆船鞋拿出來。然後便開始他與電車的九秒九火併時速。

電車位子都坐滿人,笠松在靠門的位置站著。此時他才有閒情注意自己的造型,進入夏季,周圍也有些男人和他一樣短衣短褲,但整體感覺每人也不盡相同。有些上衣改成襯衫,有些加了花俏的腰帶,有些是格子褲……單單是把其中一樣配搭換掉,感覺已有所區別。

當中最受笠松注意的,是一個曬成古銅色、戴墨鏡、穿花襯衫、和他同樣穿麂皮帆船鞋的男人,身上散發著有良好潮流觸覺的味道的樣子,笠松想,應該是這種才是最適合吧?

然而,看著腳下的鞋子,只是休閒款的它剛落地便與他百米狂奔,非但沒半點不適,更像穿著舊鞋子般自在。

『衣服是穿舒服最重要吧。』

嗯,穿過最合身的衣物,再也不捨得把他換掉了。

「那傢伙是何時把我的數字記準的?」衣服鞋子就算有明碼實價,不同地方來貨仍有些差異,親身試穿也不是隨便就能買到完全合身的東西。笠松不忿的啐念,然而想起出門前用屁股對著自己的戀人,還有幻想著他挽著N雙鞋費煞思量的樣子,心底的喜悅也再蓋不住。

喜悅過後,就是新的煩惱了。笠松立刻在腦內把「黃瀨涼太」的資料夾極速掃瞄了一遍,事業如日方中的大明星,甚麼都不缺。

「混蛋,這下可到我煩了。」







【FREE TALK】
對不起我的笠松就是不時髦的運動系笨蛋XDDD(炸
架之所以能吵起來通常都是因為有盲點(笑)黃瀨同學明明勝券在握可惜HP太低結果不能如願(?)地吵下去sosad
唔這次…為了那句「學弟」就把一向習慣的前輩改成學長XDDDD(毫無意義
不知為甚麼在一起了還是搞得像雙箭頭一樣(攤手(好意思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45-b8592c81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