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青魔/志摩燐]HIDE AND SICK

2013年07月07日 17:46

.新年bzzz風找數,短打,給靖仔
.標題不是錯字XD
.我的志摩燐大概都走不出這種形式了(ry(靖仔別揍







午休的時候,志摩最愛一個人躲起來偷懶,特別是測驗前夕。以他的成績,不趁空檔多補習鐵定領紅。

不過少主的指導方式太粗暴了,午休扣除吃飯時間連一小時都沒有,能鞏固學習多少東西呢?放學後還要上祓魔墊,應該趁午休好好休息補充體力才對嘛。

想當然矣,志摩又挨了一刀劈掛和一大串南無。

既然各不相讓,只好逃跑。

由三個人一起吃便當到吃完便當後速逃,後來更演變成自午休鈴響起的一刻便獨自脫隊。一開始勝呂和三輪都嘗試追趕志摩,可是志摩那笨蛋沒甚麼好,就是運動神經滿分,加上空腹氣力減半,只好棄腳投降。

志摩一方不知道捉迷藏的遊戲已經沒後勁了,依然準時下課即逃。

雖然他有著過人的逃生技能,相對地卻沒甚麼安全意識,逃到一個能自由呼吸空氣的地方,一天、兩天,便安心下來,循固定路線跑。

作戰滿一個月,用作掩護的大樹又禿了些,黃黃啡啡的落葉是他的野餐布,柔軟舒服,彷彿他從不是逃亡者。

不遠處是空置的舊足球場,吸引了一些精力過剩的男生進駐。

約莫五六個男生,人數勉強還能組一隊小型足球隊,然而沒對手,只好一塊兒玩傳球。不知在鬧甚麼,其中一個帶助跑傳送,可惜氣勢救不了技術,球沒傳好,自己也失重心在地上翻了個筋斗。

其中一個人特別亢奮的揮手示意,「我去撿吧!」聲音清楚地傳到樹影下的志摩耳裡。

原來奧村君在啊。

自從七大不可思議事件後,奧村終於在班上建立一般社交,乘醐醍院之便,順利跟著他進入了普通人類朋友圈子。曾聽奧村說過,進祓魔墊之前他沒有交朋友的體驗,沒有人願意和怪力兇暴的怪物做朋友,他也不願意待在無法容身的狹間,直到來到祓魔墊才找到夥伴,但這種缺乏承諾的脆弱關係也差點因為真實身份暴露而崩壞。

就算沒有崩塌危機,他在這邊得到的只會是「同類」、戰友,而不是普通人的「朋友」。

「奧村!傳來我這邊吧!」

「我這邊近點!給我給我!」

「給我吧!中野只會把球踢偏!」

高舉的手都爭相對奧村示好,這個距離看不清楚奧村笑裡露出的虎牙,不過從精神飽滿的回應聽來,他現在相當高興吧。

真好,太好了呢,奧村君。

志摩也由衷替他高興,像這樣和普通人一樣生活,離開和惡魔的鬥獸場,哪怕只是一秒,都是他們「這種人」的夢想。

說到交朋友的體驗啊,其實我也沒有過呢。

或許明天開始,安全逃脫後我應該混進女孩子裡和她們一起吃飯比較好吧。

眼睛垂下,低頭把吃完的便當收拾好,球場上的吵嚷在頭頂嗡嗡叫,下垂眼小丑的笑容只餘假意。

「小心啊!!!」

說時遲那時快,球不偏不倚砸中樹下的粉紅頭,肇事者一個箭步衝上前查看傷勢。離起腳的位置有段距離,不過奧村尚有點自知之明,他沒甚麼長處,就是力氣比普通人大一點(?),即使經歷了控制魔神之炎的修行,還未能完全把力量收放自如。

「喂,你沒事──欸,是志摩啊?」是熟悉的人,而且曾親眼見識過無數次志摩捱過勝呂的手刀的情景,奧村對這顆粉紅腦袋承重力非常有信心,他的罪惡感遂減低了些。

「痛耶……」

志摩抱住頭,幽幽地說。

「…有那麼誇張嗎?」

志摩維持著姿勢不作聲,奧村開始反思自己那一腳是否真的用力過猛。他順著志摩按住的位置摸上,不覺得不對勁,可是一直低著頭的志摩好像真的很痛的樣子,手移過一點,好像真的長了個小腫包。

「唔……」奧村搲了搲頭,這種情景似曾相識,小時候雪男受傷的時候都是由他來安撫。不過長大了後,這種魔法已不管用了,不知道對其他人還有沒有效果?

「……痛痛全都飛走了!」按在粉紅頭上的手往外甩,打飛了兩隻正要接近的魍魎。

隱約見到蹲著的人肩頭抖動,奧村老羞成怒,「好、好了啦你!沒事快給我起來!!」一手將他拉起,意外地不是看到一張嘲笑的臉,而是面紅浮淚的表情。未及細問,對方已經拔足而辭。

治療疼痛的魔法失效了,卻是往與預期不同的方向。

雖說志摩本來就是他認識的有限人類中的異類,在那個每個人都不畏生死與惡魔廝殺的世界裡,唯獨是他以逃避為優先考慮;雖說早就知道他不是甚麼長進的人了,這樣的笨蛋把他放著不管就會自然好吧?可是,會在學園祭和他共同進退的,就只有他一個啊……

那個笨蛋,老是讓人擔心!

「奧村!沒事吧?」志摩走了,在一旁靜觀其變的隊員才敢開口。

「不…對不起,我突然想起有事要做。球還你們,接好了!」奧村收起模仿大空翼的腳,隨便把球踢過去,球瞬即飛速掉到球場中央。奧村搣搣嘴,便全速追逐那隻逃跑的狐狸。


奧村大概沒想過,生長在祓魔大家族、以達摩為宗主的志摩家么子,不管是自己失足跌倒還是保護少主受傷,也從未嘗過溫柔的安慰,更枉論施展消滅痛楚的魔法。

而那樣的魔法對步進青春期的少年而言已經不合時宜了,非但不能免除痛苦,甚至把痛楚蔓延全身。

沒想到有一天會跑至快要缺氧,連志摩自己也覺得他可能連唯一的長處也沒有了。他藏在人跡罕至的角落,按住跳得發痛的心臟,希望能在被誰發現前回復正常。


コメント

  1. | |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47-9a96e7d0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