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黑籃/黃笠]夏日劇場

2013年08月27日 11:24

.CWHK36無料
.沒特別指定的N年後
.老梗
.夏天很熱









「給。謝謝惠顧。」

年輕的老闆娘露出微笑,笠松稍稍低頭,帽檐將視線隔開,接過找續,拿著遊樂場特別版的蜜瓜味棉花糖悠悠進場。

隨手把零錢放進褲袋裡,上一次吃棉花糖已經是小學的事情了,那天手上大概就只有這點錢,買到的棉花糖可是又軟又豐,然而同樣的零錢卻再買不到同樣的東西了。有棉花糖吃的地方的氛圍一如以往地歡欣,然而在回購童真的代價越加上漲的現實裡,咬下比記憶中略小的棉花糖,笠松無論如何都無法融入。

可是,為甚麼他會在這裡呢?

還不是黃瀨說,他們怎麼樣都好總算在一起了(這是甚麼說法啊),是時候正式地去一些情侶約會的地方呢。不過對笠松來說,和黃瀨渡過最浪漫的地方就是在籃球場,再不然一起窩在家裡看電影也很好。他要的不是例行公事,而是兩個人的空間。年輕有活力的金髮戀人當然不接受這種聽起來像敷衍又像老人家的論調,「或許前輩你覺得很土,但我就是想在所有浪漫的地方留下和前輩兩個人一起的回憶嘛!」水汪汪的金瞳眼神認真,笠松終於放棄堅持。然後倒是先提議的黃瀨拿不定主意,竟然要出動畫鬼腳決定地點,見證著整個過程的笠松被弄得哭笑不得。

約定的日子終於來臨,為了和黃瀨第一個重大而正式的約會,平常只有那麼幾套衣服的笠松特地穿了新衣服,更因而遲了出門。他趕到約好的車站,四出張望未見熟悉的身影,拿起電話才收到對方在三分鐘前傳來的留言:前一天的工作弄太晚,懶床了對不起。

工作真是很好的擋箭牌,模特兒工作忙碌又不規律,說到這份上笠松大多不會怪他。笠松一邊理順呼吸,一邊回覆他可以原地等,得到的回應是他可以抄路過來,不如前輩先到門口等著吧。語尾還多加了幾個可愛表情貼紙滅火。

結果最後對今天最有期待的反而是他嗎?雖說真正的目的地是遊樂場,但到臨場才發覺一起出發和直接在那裡等的心情會有微妙的分別。抄幾個表情符就想求人原諒未免太沒誠意了,生不了氣又難以消氣,笠松丟下手機,掏出IPOD,播放重金屬系的清單。

在遊樂場門口又等了十分鐘。遊樂場是以糖果色為主調的童話樂園,色彩繽紛勾起小時候到糖果店尋寶的心情。笠松把樂與怒換成一般的流行曲,一些孩子的笑聲偶然還能從耳機穿插進來。

「你好,請問要甚麼口味呢?」不過,最頻繁的,還是要數旁邊棉花糖老闆娘的營業台詞。

笠松可以把等大遲到的大明星視作等閒,但不能對站在攤檔旁邊不光顧不感反應。雖然不是直接傳銷,笠松也甚不好意思的隨便要了個口味,並且再不敢待回原位了,進了場,找張椅子坐下,邊吃邊打手機留言:「我在中庭花圃前的椅子坐著,向著旋轉咖啡杯的方向。快點來吧,臭小子!」

陽光下的棉花糖像雲縷一般,閃閃發光,一口咬下去,就融化在口腔裡了,彷彿是虛幻,充滿在口中的甜味告訴著真實。如此香甜的東西之所以只會在歡欣的場所才出現,是因為只要細嘗便會嘗出粗糙的人工香料的底蘊。淺蔥色的大團棉花吃了四分一,笠松的嘴巴已經膩得麻掉了。也許只是他不習慣蜜瓜味吧,明明說是蜜瓜,卻會隱隱帶著點草腥味。他平常盡量避之則吉,可是心一急便指錯了。

遊樂場主要出現三類人:家庭,情侶,學生團。在一組組的人群中,挽著手的情侶顯得份外突出。笠松不自覺目光跟著他們走,漸漸覺得有點眼熟,「池田?!」他驚訝地說出小學同學的姓氏,立即連咬幾口棉花閉嘴。

四周充斥著笑聲、鳥叫、機動遊戲開動的聲音、尖叫聲……根本沒人發現笠松止於喉嚨的驚呼,只是他自己心裡有鬼,才以為別人同樣會發現他。他拉低帽檐,把有缺口的棉花糖擋住臉,順勢檢查黃瀨的行蹤。
最後一條留言出現了「已讀」的字眼,卻收不到任何新回覆。

那個笨蛋在搞甚麼啊?!

因為自己會忍不住發火、因為黃瀨一定會可憐兮兮地道歉,於是耳朵會軟心鐵不下來、於是步調被打亂……不想老是上演這種戲碼,見不到面時笠松盡是用通訊工具和黃瀨溝通,反正也方便配合黃瀨的時間表,而說害羞的說話也不再是黃瀨的專利了。所以像現在主動撥電,證明笠松真的進入緊急狀態了。

聽完一段等候音樂(主唱:黃瀨涼太)後是一把官腔女聲錄音「你所撥的電話沒人接聽……」,再打一次結果亦一樣,笠松又急又躁,不需要他的時候總是黏過來,需要他的時候偏偏找不著。想起黃瀨曾在雜誌訪談說過不喜歡受束縛,頭一次覺得他原來也是個堅守原則的男人啊。

一旦想通氣就消了……應該說是被另一種情緒澆熄了。情侶不見影蹤,取而代之是一大隻兔子布偶。突如其來可愛的布偶,手上還有五彩繽紛的氣球。附近的孩子都被牠吸引過去,紛紛鬆開父母的手,圍著兔子吱吱喳喳。兔子伸出牠毛茸茸的肉掌,輕柔地拍拍空氣,遠看起來像在拍小孩子的頭,總之就是示意他們稍安勿躁。孩子領到氣球後逐漸散去,有幾個好像還想再跟兔子玩一會兒,抱著牠胖嘟嘟的身軀不放,費了些功夫才能把他們擺脫。兔子又再繼續尋找孩子,主動將氣球分給他們。正值仲夏,光看就替牠辛苦。

今天是今夏數一數二高溫,即使笠松的位置勉強有點樹枝末節乘涼,棉花糖亦抵受不住熱浪開始融化,浪費也只好把整個扔掉。天氣炎熱坐久了人也變得懶惰,幸好沾到手指的糖漿不多,笠松貪方便直接吮指頭。

垃圾桶離原來坐位有近廿步之距,烈日之下突然蓋上一層陰影,笠松驚愕地回頭。剛才只見左右奔波的尾巴,這下終於見到牠的面貌,就是一般逗人開心、帶點蠢的卡通臉。但他不是小孩子,沒甚麼值得高興。

大兔子給笠松一個氣球,笠松更加不高興了。他哪裡像小孩子啦?雖然有人說過他這種叫娃娃臉,今天也穿得比較鮮豔,但這樣就誤會了?看清楚,他好歹也是個將近一米八的男人啊。

「對不起,我不需要,請留給小朋友吧。」笠松忍耐著心中的情緒,禮貌地拒絕。對方稍微彎下身,說道:

「是我喲,前輩。」

──是笠松幸男期盼了整天的聲音。

一時間笠松以為是海市蜃樓,直到從透氣孔看到靈氣的金色眼瞳才敢肯定。

然後是回復生氣了。

「失蹤了半天,倒是裝神弄鬼去啊?」笠松用力踩了兔子先生一腳,大概是平時使盡全力的1.5倍。即使他今天穿了很有殺傷力(?)的木底鞋,但因為對方穿上厚厚的布偶裝,不落力點他不知道痛。

微笑著的兔子先生抱著腳一蹬一跳,看起來就是真正的兔子。但他跳了幾下就不再跳了,因為他不是真正的兔子,要不是一隻有力的手臂及時拉住他,他就會倒下來,露出本來面目了。

「前輩,對不起呢。請原諒我好嗎?」黃瀨沒有追加解釋,只是老實地賠罪。

這種事不常見但也不是沒發生過,或者是出自對對方工種的麻目?於是笠松就自動推想「又是臨時工作吧」,連一個模特兒為甚麼要接這種不能露面的工作的理由亦沒細想。

鴨舌帽下的面容寬容了些,黃瀨續說:「那麼,請收下這個吧。」溫熱的厚掌托起男子的手,將綁住繩子的硬圈套在他手指上。

太久沒到遊樂場玩,氣球繩圈何時改用硬圈笠松沒那個心思理會,只是對黃瀨這種鄭重的形式略感不自在。
「最後一個派完,可以收工了吧?中暑了可麻煩。」

「對呢,我也差不多極限了。啊,有點暈乎乎呢。笠松前輩,能先幫我充電嗎?」

笠松立即聽懂了,可是他又不懂了。現在?大庭廣眾之下?一個大男人和一個布偶?別開玩笑了!

正要拒絕之際,兔子先生已摘掉他的大頭,一個頭裹著毛巾、滿面汗水、兩頰微紅的男人對著他戀慕的人微微一笑,大掌捧起對方的面頰,撥開壓住面容的鴨舌帽,輕柔地奪走一個吻。在笠松還在錯愕中未搞清楚事態時,他的戀人又變回安份而完美的兔子先生。

「             」

布偶頭套內模模糊糊好像有些說話,笠松卻被另一番景象吸引過去。四周是小孩子歡笑聲和驚嘆的詞句,晴朗無雲的天空瞬間飄蕩著七色氣球,為糖果樂園錦上添花。笠松此時想起自己也有一個氣球──天空上有各種不同形狀的氣球,圓形、橢圓形、香腸形……可只有他手上的,是獨一無二的紅心。

而圈在無名指上的不是普通的圈,而是一枚尺寸正合的銀戒指。

有人說過喜歡他的其中一個理由是「不拘小節」,回想起來簡直是諷刺啊。因為他的粗心大意,浪費了戀人的一場浪漫。

遲到與遲鈍,哪個罪名比較大?

從普通的同性社團前後輩,他們很不容易才開展新的關係,今後大概也希望繼續一起走下去,但只要想到「黃瀨涼太」的身份和接踵而來的問題,連笠松也不敢妄想明確的將來。他們和普通情侶不一樣,不是只要一句正面答覆就能直達幸福。既然「那個時候」來到了,曾經是對方隊長的他自然不能逃避。笠松飛快地把勾在戒指上的氣球幼線咬斷,七彩的天空頓時圓滿了。


他的兔子戀人在得到答覆前悄悄退場,回到休息室卸下滑稽的衣裝、心跳逐漸平伏下來,他才確信自己仍然活著。

幸得借工作關係認識的遊樂場經理幫忙,黃瀨才能安心演出。劇本前半能順利進行證明他對戀人的了解,事前認為最難搞定的孩子們想不到會如此合作。「這個遊樂場很漂亮是吧?大家想看到更漂亮的風景嗎?要是那邊花格子襯衫的哥哥願意收下氣球,你們能幫忙一起放生自己的氣球嗎?這是兔子先生一生的請求,拜託你們了!」當時只有一些嚮往浪漫的小女孩答應,要是有個萬一便執行PLAN B,萬幸隨著第一批孩子的氣球飄揚空中,其他孩子亦陸續跟隨。

始料不及的是自己的反應。準備妥當的計劃,差點在見到讓他久等的戀人就打岔了。經已半同居的他們會盡量在工餘爭取時間見面,只有兩個人的空間是可以很親密,但正式在外約會卻有另一番感覺,心跳彷彿回到初次發現戀愛的時候。

而且…也許是置身在遊樂場加乘的效果?笠松前輩比平常更可愛十倍呢!截然不同的打扮,毫不顧忌地吮拇指,最後香軟青澀的甜味更是令人沉淪的毒藥。再多待一秒,他的完美劇本許要被自己破滅。他曾經討厭過自己是「黃瀨涼太」,致令人生重大計劃也要弄得偷偷摸摸。然而當看到終幕前漸漸升空的紅心是如此耀眼,他便慶幸自己是「黃瀨涼太」,而陪伴他往前走的人是「笠松幸男」。

擺脫厚重衣裝的束縛,黃瀨在包含著日常雜亂對話的聊天工具裡,留下一句簡潔的話。


『等著我一起走吧。幸男桑。』



【Free Talk】
趁著CW要來了而且官方也賜了棉花糖梗不要浪費就…來寫個傻蠢甜萌的黃笠!!!!
然後我發現…我沒有什麼寫甜文的經驗,恥度是寫工口的X倍sosad 他們已經要去另一個人生階段了但keyword我還是左閃右避不敢正當地寫出來!!!(抱頭 應該…應該有人get到吧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把它當成笨蛋情侶的日常吧;W;(你才是笨蛋好嗎

[無關的補足:裡面他們用通訊APP的是L●NE,請想像黃瀨都是用這些表情貼紙來攻擊笠松(咦)<-真的不是打廣告]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50-10d20684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