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Dr.Stone/千幻]deorbit of Romance

2019年10月15日 20:53

.幻酒精超~~~弱的設定

經歷種種後,寶島的危機最終都一一瓦解,大家置身於喜悅裡,於再啟航前歡懷暢飲一番。

千空再一次以科學救助大家,自然成為敬酒的對象,大家爭相與他對飲。從前多少受過百夜「訓練」,千空未成年已會喝酒,但只會清談淺酌。他不喜歡思考短路的感覺,而且在這個沒時鐘的世界稍有混亂便難以回到正軌。

他借故退出酒會中心。幸好有搶盡風頭的龍水在,他的退出也不算矚目。

他拿著續杯後喝剩一半的酒杯到一棵大樹下休息,那裡早就有另一副身影在。

「哎呀,小千空,你逃出來啦。」樹下的人笑得和左臉上的裂紋一樣開。

「你怎麼一副喝醉老頭的樣子?明明1mm酒精都沒下肚。」

「你說甚麼呢小千空,我的酒杯比你的還乾淨呢。」幻把酒杯倒轉,一滴不剩。「小千空也挺不錯啊,一直在喝呢。」

千空鼻哼一聲,毫不客氣揭穿幻的謊言,「在大家敬酒時被你用衣袖擋著悄悄倒掉吧。想不到你那麼討厭酒精呢,幻老師。」

「我要保持心靈魔術師的形象嘛。每個人身體能承受的酒精量都不一樣,要是過量的話不就會影響判斷力麼?」

「啊啊,那就是說你酒量很差吧?藝人不都要應酬的嗎?」千空笑著喝下一口酒,把杯子舉高,像向幻示威。

「真不公平呢。小千空總是對我抱有刻板印象。舊世界時我還只有十九歲,不管如何都不能沾酒呢。」

「哼,你是那種守規矩的人嗎?算上復活後的日子你成年了吧。好了,爽快地喝吧。」千空搶過幻的酒杯,把剩下的酒對分。千空一飲而盡,定睛看著幻,幻知道不能逃過千空的法眼,伸出收到寬衣袖的手,雙手捧著杯子,緊閉著眼喝下去。

石世界的造酒技術並不成熟,這壇酒的酒精度大概就只達最低標準8%,低於一般葡萄酒12-14%,不過對不喝酒的人來說已很烈了。幻以必死的決心一口氣灌下去,結果當然是被嗆到了,猛地咳嗽。

酒氣加咳嗽還有出糗的尷尬使然,幻的臉漲得通紅,雙眼浸潤著淚水,怪可憐的。科學家不只一次調侃或勞役一目了然沒有體力的心靈魔術師,後者抱怨著歸抱怨,結果都是生龍活虎地照劇本完成,也許因此這次連嚴控化學組合成分的科學家也失算。

千空在幻的左方蹲下,小心地掃他的背,背部的起伏逐漸平緩。他的眼神有別往日銳利,帶著幾分抱歉,但為了不讓氣氛沉重起來語氣還是調味過,「看來還是小鬼的碳酸比較適合你啊,心靈魔術師。」

「的-真-嗎?小千空現在做給我?」本來還在晃頭晃腦的幻興奮地抬起頭來。

千空本來想說這麼晚100億%不可能吧再說剛喝過酒又喝可樂像甚麼……但對方笑得像孩子的傻臉宛如剛掉落的羽毛輕輕拂過他的心臟,產生一種微不言喻的蘇麻感。

科學無法解釋。可是,不討厭。

「我去做吧。」就把一切歸類成心靈魔術師的花招好了。科學家第一次順著心靈魔術師的心願軌道走,下一秒卻被對方推翻計劃,「小千空不要丟下我嘛~」如此哭訴。

這傢伙難不成已經醉了吧?四分之一杯酒,當中大概70%被他吐了出來,這都能把他灌醉的話,難怪他一直在極力掩飾。

雖然千空三番四次試探他,但是心靈魔術師的話,一定有辦法不讓自己的弱點暴露人前,他不理解哪門子的心理學會讓幻放棄抵抗。怎樣也好總之先放一邊,因為醉漢是100億%麻煩的東西。



醉了的幻似乎是需要人哄的撒嬌寶寶類型,千空哄著他會留下來陪他,他又得寸進尺想要更多的東西,而且和酒氣一樣虛無飄渺,「吶~~小千空~~我有一樣東西…小千空的…很想要…一直……一直………」

「我的?腦袋嗎?」

千空回想起自己曾經有個傻念頭,在與司開戰之前,以為幻和石神村聯手拿自己的腦袋去交換和平。經過那遍他更加珍惜和信任大家,他故意說一個不可能的答案,而且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心靈魔術師需要他的地方。

「小千空…的……心……是こころ,不是しんぞう喔……」

幻雙手掛在千空的頸,身體像貓一樣伸展貼在千空身邊,溫熱的吐息縈繞在千空面前,千空的呼吸都是幻的氣息,可在這之中,又隱隱約約滲著一絲犬鬼燈*的花香。

千空被突如其來的訊息擾亂心神,陰差陽錯撲倒了幻。他曾經也被琥珀撲倒過,兩個人的距離和現在差不多,頂多就幾毫米之差,但是感覺完全不一樣。明明身下的是和自己不相上下的狡猾男人,但此時此刻,他卻擔心萬一挺不住對方便會因此受傷。

千空目不轉睛的看著幻,希望經過凸透鏡最終能穿透對方的內心。就如風吹的海水皺起層層波紋,幻變化著不同的表情,分散了陽光的熱力。少了陽光的照耀,萬物開始進入夢鄉。

一種難以釋然的甘酸感湊著他的胸口,又是科學不能解釋的東西。因為很麻煩他不太想承認,但躊躇原地也不是他的個性。趁夜幕垂下之前,他給幻一個生澀的吻,硬生生把那張正咀嚼著夢語的嘴巴堵住。

那張咶噪的唇非常柔軟,讓那個吻像棉花糖般稍碰即逝,相交的吐息使千空不由自主親上第二遍。



是酒精引致的失誤,還是犬鬼燈的香味鬼迷心竅?

可以肯定的是,多巴胺的分泌量已達到令人上癮的程度。



啊啊,現在還不行,文明復興前還不行。心靈魔術師應該也很明白,所以從來沒透露過半點。

整個接吻的過程心靈魔術師都沒有變出驚喜的魔術,看來真的已經睡去了。

「淺霧幻,這是訂金。剩下的由文明復興後的石神千空交付吧。」



耳邊再感受不到千空的吐息,隨著腳步聲即使酒氣仍掩蓋不盡的實驗室味道也逐漸遠去,幻才敢找回一點意識,舔舐對方殘留的餘韻。

「小千空……好份過……明知道…醒來後…我就會…把今晚發生的事都忘掉…為甚麼……說…………」



長夜漫漫。

長路漫漫。





*犬鬼燈:一般稱作犬酸漿。日本花語「欺騙、被幻隱瞞了的真實」。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discover325.blog115.fc2.com/tb.php/864-b5e90fb7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刷日誌